腾龙寺天法闭关后感想——梁松盛
专栏:学员感悟
发布日期:2018-11-23
收藏:

顶礼上师,堪布,高僧大德,诸佛菩萨及各位师兄们! 


  之前师兄们精采的演说,部分内容类似我自身的感受,哦!那我就用浅短的故事分享多年寻师的经历吧! 
  我是南洋华侨,十多岁时有幸看了一套影响我至巨、也是第一本密乘丛书「密勅日巴祖师传」,尊者精彩的生平及刚毅坚持修行的意志力,令我内心不禁向往终生修行的意念,每日放学都往市区各个书局找书看,但八十年代密乘著作极罕,英文版本不多,中文版更是凤毛麟角,之后也不了了之。 
  在欧洲工作期间,首六年间可是空白而过,97年依了加拿大某汉人上师,他老人家的中文底子好,佛学著作甚丰,感恩他引领我认识及进入密乘之门,至2000初,因传承与其他问题,美加,香港许多跟随他老人家多年的师兄都离开了,这包括我在内,那段时间,感觉失落、伤心、徬徨,幸好某位禅宗法师,给予鼓励,提议别要心慌,未寻得上师前,不妨先看多点书充实自己,当时密乘学说信仰,热腾腾的在西方及中港台,星马冒起,各类中文密乘经论书籍选择也多了,那几年,书看得多,觉得有问题,本身在佛理一路是浅尝而止,理论和修持不懂得如何去融会贯通,内心深处开始希望有生之年能够寻得明师的想法,2005-2010年在欧洲期间,曾接触到许多在西方传法有修证的大德,例如達賴法王、萨迦法王,教授许多殊胜法门等等,那段时间蛮辛苦,因为许多仪轨法本和教授是用欧洲语或英文,试想就算以中文来说,如无经过上师指导说明,肯定有许多现代人看不懂或误解佛学用词,何况是外语?也察觉亲近一位闻名于世如上的大德是很难,除了大量守卫和俗世大护法围绕外,问问题也只有5分钟,那如何得知修行时生理和心理上出现的偏差呢? 
  今年,得一位香港师兄提示,而得知金川宁玛腾龙寺几年前开始每年为汉地居士们举行大圆满天法系列课程,由基本五加行至(扎龙)气脉明点,闭黑关,彻却和托嘎,令我心情非常激动。 
  为何呢?举例:嘎玛噶举教授五加行,开始只教皈依大礼拜,完成110,000遍前,绝不会教第二加行或其他,所以我们需要好好珍惜白玉腾龙寺上师们此具大悲心、细心安排的课程,因为经过这许多年的探索,得知这系列法门,是从不公开传授,而必须能够出家或在庙闭关数年及具缘者才能修习,反而现在我们只需每年入寺闭关半月至一个月,这是以前所不敢想象的! 
  千禧年初,曾经在香港屯门腾龙中心认识土丹尼玛上师,只听了一天大圆满心性休息引导文,但当时对上师没有太大感觉,只觉得他很严肃。 
  「定解宝灯论」,曾经读过两遍,不甚明解。但在这个月内,上师用大家听得懂的中文讲解后,内心却升起了一股难以解释,喜悦又无尽明朗的感觉。 
  当时除了惊讶、佩服之外,也对祖师及上师广大智慧产生了无限的信任和心安。 
  每晚我们一班徒众围绕聆听上师讲解佛法时,剎那间我会莫名感动及错觉,像时光倒流般回到佛陀和出家众的场景、充满法喜的年代。 
  上师有将一切修证功德全收摄于内心深处不外扬的气质、寂静、坦然的行止却依据大圆满龙钦巴祖师之三十戒,令人心服。 
  以此缘起,希望各位师兄们,以及我这个充满三毒、我慢者,能够依此殊胜如文殊之上师及法门,努力将多生无名习气清除,身语意得于清净解脱。 
  愿上师、诸位高僧大德们长寿住世,法轮常转,如母六道众生得安乐解脱。 

  此为后学内心的感触告白。 

  Pema Dorje合十顿首

上一页:感恩--白玛卓玛
下一页:成佛之路--李玉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