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玉活佛土丹巴绒仁波切简传
专栏:高僧大德传记
发布日期:2018-11-24
收藏:

1543023176502005128.jpg

  显密经典大海虚空中, 断证功德大海之丽日, 放射教言伏藏大海光, 克珠大海顶严唯尊汝! 

  今天介绍的这位品格高尚的慈祥老人,就是博学似大海般深邃、修证如虚空般高广并且精通多种文化的大班智达,宁玛巴白玉寺第十二代寺主,如杲【1】日般光明的大圆满上师土丹巴绒仁波切。他的根本上师就是巴珠仁波切的法嗣,龙钦心髓的主要传人纽舒龙多活佛。 

  第四世觉空活佛的殊胜化身土登巴绒蒋扬协珠嘉措于藏历第十六胜生周火鼠年(公元一九三六年)出生在德格县的白哇地区。父亲是董赛·才旺仁钦,母亲白曲是朱旺·八钦滴巴玛的堂妹。出生后才几天,父母带他到巴波伏藏师巴登喇嘛处求皈依。喇嘛见到他就说:“呀,我认识这孩子,但我不说。”就为他取名叫“策彻巴登”。三岁的时候,被大班智达布玛米扎转世的大成就者---金刚持昂格旺波堪布仁波切确认是觉空活佛的转世。 

  藏历铁蛇年(公元一九四一年),遍智上师昂格旺波仁波切接受德格土司的邀请前往德格的更庆寺。六岁的策彻巴登和母亲去更庆寺拜见,昂格旺波仁波切见到他高兴地拉着他的手对自己的侍者阿松说:“是一个好孩子啊。”在更庆寺昂格旺波剪去他头顶的头发,向他授皈依戒并进行了长寿灌顶,取名“策彻巴绒”,还赐给他帽子、衣服和许多布匹。时至今日,土绒仁波切仍然清晰地记得昂格旺波堪布仁波切的样貌和在更庆寺讲授《八大教言调伏利刃》时所坐的法座、食子、替身佣像以及众多的会供品,还记得从家到更庆寺途中路过的交热寺和再苏佛塔。 

  藏历水马年(公元一九四二年)昂格旺波仁波切从德格前往噶陀寺【2】,白玉寺【3】的觉达喇嘛才伯到噶陀寺来拜见。昂格旺波告诉他说:“今年策彻巴绒在白玉寺坐床,你来教授他学习文字。”于是白玉寺依照额格旺波仁波切的指示,全体本寺僧众及信徒们非常隆重的来德格迎接策彻巴绒前往白玉寺。前往白玉寺的途中路过一座神山,策彻巴绒和大家都模模糊糊地看到前面有一个白人骑着白马。喇嘛阿策说那是白玉寺的护法神巴佐多杰札德(白宗胜敌金刚)前来迎接了,当年亲眼目睹这个殊胜情景的群众,至今还啧啧称奇,赞叹不已!。 策彻巴绒到达白玉寺后,第三世觉空活佛的居室里还住着别的堪布,所以他被安排暂时住在遗骨殿的中间那层,几天后就搬到了僧众食堂的顶层居住。觉达喇嘛同时担任寺中的铁棒喇嘛【4】和他的老师,开始教授他识字。当年本地和外来的许多堪布和活佛齐聚白玉寺,由秋珠仁波切担任金刚阿阇黎,在噶玛泰秋宁波主持下,为朱旺仁波切土登吉麦谢珠确吉札央举行坐床仪式,同时拉珠仁波切的转世楞珠嘉措、策彻巴绒、宗隆化身、里耶化身也一起依序坐床。 

  第二年藏历水羊年(公元一九四三年),秋珠仁波切担任堪布,堪布赖谢交登担任羯磨阿阇黎,霍西堪布白玛吉美担任屏教师,霍西堪布里登担任补数师,早多哈交堪布索朗邓珠担任助伴师,为朱旺仁波切的转世举行了出家仪式。策彻巴绒在出家仪式上得了沙弥戒,确吉达瓦和隆道仁波切为他取出家名为 “土登绛央谢哲嘉措巴绒波” “土登绛央谢珠嘉措巴绒波”,堪布赖谢觉登称他为“土登巴绒”,从此大家都以“土绒仁波切”来称呼这位吉祥的尊者了。 

  这一年,土登巴绒仁波切在白玉寺续部讲经院大殿接受了秋珠仁波切持续六个月传授的《大宝伏藏》的灌顶与口传。土登巴绒仁波切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曾说过:“(在接受传承时)依靠上师的大悲,内心更加清明,在一盏茶的时间里,回忆起了往世振兴佛教的发愿。”土登巴绒仁波切从小便显现出他超凡的智慧,非常精进好学,所有的知识他只要学一遍,或者仅仅见闻就掌握了。他曾经拜白玉达唐活佛曲吉达瓦、噶陀堪布觉丹、堪布理丹、白玉堪布斯蓝邓宗、白玉堪布根哲等大持明、大班智达座下修学显密佛法,后来皈依了与他世代有缘的龙多仁波切罗珠夏周尼玛为根本上师,在他座下听闻了无上密法的一切灌顶传承窍决,证悟了自然光明心,成为佛学博士、具有最丰富法宝的大持明者,成就了一切坛城的法主。龙多仁波切授权他为大圆满心滴派的法主,传承的核心。 

  从十岁起土登巴绒仁波切除了学习文字之外,还向里·旺登喇嘛与才仁喇嘛学习书法,跟随诸多位上师修习各式念诵仪轨、传承仪轨和灌顶传轨。老师才伯喇嘛对土登巴绒仁波切学习仪轨细节部分进行考试,问到经函的章节数、每一章节的结构、经书的目录名称、章节内容及句首内容时,只需一二次提问,土登巴绒仁波切就可以从头至尾全部背诵出来,回答出经书的页数、句首念诵方式、击鼓方法、急缓念诵方式及念诵安排等全部考试内容。土登巴绒仁波切向瑞·才旺喇嘛学习白玉寺的所有诵腔、《前译教言》的诵腔,对于所学念诵仪轨,仅仅一两遍就能轻松学会。才仁喇嘛惊奇地说:“你已经成就了‘愿见或闻即明了’的发愿。”他的老师才伯喇嘛曾说:“土登巴绒是多少世前已经如同萨迦班钦(大班智达)一样的愿力成就的人!” 按照传承的要求,除活佛或金刚阿阇黎之外一般人是不能作为“幻化忿怒天尊根本舞”的教授师。土登巴绒仁波切十三岁时,开始向尼木喇嘛绛央学习这一根本舞,后来由代古·扎错担任复授师,继续学习了一个月。 

  从十四岁起,土登巴绒仁波切开始学习经典。由于在小时候土登巴绒仁波切曾经拜见堪布昂格旺波时就对他生起了信心,到达白玉寺后,听说来过几次的隆道仁波切是一位大成就者,对他也生起了大信心。一天,老师才伯教训的问道:“你吃着可口的饭,穿着好衣服,过得很舒服,这是谁的恩德?”土登巴绒仁波切回答说:“是山羊喇嘛的恩德。”老师就哈哈笑了,土登巴绒仁波切那时还小,记得堪布昂格旺波下巴上有一点像山羊一样的小胡子。 

  藏历铁兔年(公元一九五一年)土登巴绒仁波切住在达郭。冬季藏历十一月,朱旺仁波切求授天法杂龙修法。土登巴绒仁波切修持小引导,依照传轨脱去毛皮衣服,仅穿单衣修持。逐渐地不管刮多大的风,也感觉不到寒冷。寒冷让附近的高山栎树枯死了,但在他修行之处,供养的粮食中生出长长的绿芽,路旁的枯草中又长出了一棵绿草。 藏历木羊年(公元一九五五年)土登巴绒仁波切二十岁的时候,和朱旺仁波切一起前往拉萨,在沿途的所有寺院发放布施。他们在拉萨朝拜了拉萨三大寺【5】、布达拉宫、罗布林卡、功德林寺、加波山、寂忿天尊殿等处,为大昭寺释迦殿上下二层的佛像涂金。离开拉萨在才仁炯住了几天,朱旺仁波切为这些地方的男女僧众宣说灌顶,进行会供供养。在才仁炯的经堂土登巴绒仁波切得到一枚经过莲花生大士开光的桑耶寺小风铃。这枚风铃在四反运动时遗失了,后来朱旺仁波切回到藏地时一位喇嘛又献给他。朱旺仁波切见到土登巴绒仁波切时取出来放在桌上,又送还给了他。藏历正月初三,重返拉萨。回到白玉寺。仁波切为利益佛教与众生举行圆满法会,说在七天内一定要念修普巴金刚大阻遮仪轨与会供各十万遍。 从小时候起,土登巴绒仁波切就对隆道仁波切有着超出其他任何喇嘛与活佛的信心。 

  藏历火猴年(公元一九五六年)土登巴绒仁波切二十一岁,藏历八月份决定前往辽西寺求法。多扎活佛等几位上师与弟子,乘马来到色伦山口迎接。到达辽西寺时隆道仁波切和喇嘛邬金仁真等喇嘛、活佛和堪布也出来迎接。住在辽西寺的两年时间里,土登巴绒仁波切没有懈怠懒散,从未为获得信财而从事经忏活动,依照上师的教导如法修持,和大家一起参加寺中的初十法会、忌日供养法会、药修轨及九食子等法会,代替主持法会,担任维那。波沓喇嘛担任维那时,土登巴绒仁波切就作他的助手。参与初十跳舞与猛咒投抛食子舞等等。有一天,隆道仁波切说让土登巴绒仁波切去他那里。土登巴绒仁波切去了之后,仁波切陈设了灌顶器物,说:“现在为你传授一个灌顶。不给其他任何人传,是秘密的。”接受灌顶的只有松吉才仁的舅舅松吉和土登巴绒仁波切两人。仁波切传授付授教法,念诵完“至尊如何”的内容之后,对土登巴绒仁波切说:“这次授权你为第十三地金刚阿阇黎,因此奉献给你以三依为主的十三种物品。不接受任何一种,都会违背上师与弟子之间的誓言。”赐给土登巴绒仁波切身依——一肘高的毗卢遮那响铜佛像、语依——一函教诫类经书、意依——铃杵、仁波切自己的意依——水晶、灌顶指授所用短杖与法轮、以及骏马、粮食等丰厚的十三种物品。土登巴绒仁波切遵命接受。在赐铃时仁波切说:“这把铃是涅槃者昂格旺波所用的铃,凡是听到铃声者都不会投生于恶趣之中。” 有一次隆道上师对土登巴绒仁波切说:“你在修持极密上师修轨时,附带观看七遍《隆钦宁提》的密续与窍诀经书进行修持,不必受不明白经书之苦。宁提的传承上师们不是通过学习成为通达之士,是证得修所生慧而成为通达之士的。”一般而言喇嘛的功德我们凡夫的心怎么能够揣度,但土登巴绒仁波切还是觉得隆道上师是进入虚假人身中的真正金刚持。按照耶格和老喇嘛们的说法,隆道仁波切是证得修所生慧的,根本没有学习过。昂格旺波堪布也曾说过:“隆道丹贝尼玛拥有什么,这人就也拥有什么。”隆道仁波切知道别人的心,大家全都要小心谨慎。别人心里想什么,仁波切马上知道的事情有很多。喇嘛邬金仁真也说过:“仁波切和昂格旺波通常是不和人讲话的。” 

  藏历土狗年(公元一九五八年)藏历六月份,夏拉绕恰的寺院派来两位喇嘛请土登巴绒仁波切去担任结夏【6】堪布。土登巴绒仁波切想继续在隆道仁波切跟前修行,断除疑惑。但隆道仁波切知道后说这一次无论如何也要去。临行时隆道仁波切说:“你去作结夏堪布我给你送行。”并赐给土登巴绒仁波切哈达。自此两人在没有相见。如今已是年迈七旬的土登巴绒仁波切,还经常在别的上师跟前听闻佛法的灌顶、讲授、传法。 

   藏历木鼠年(公元一九八四年)朱旺仁波切邀请土登巴绒仁波切去印度朝圣。土登巴绒仁波切取道尼泊尔前往印度,期间朝拜了以尼泊尔三塔为首的各处胜地,供养结缘的时候还在圣幸根通过熟人得到了迦叶佛的许多舍利。抵达印度的一年零两个月的时间里,除传授与求授灌顶、口传及引导修行之外,先后朝拜了金刚座、尼连禅河、清凉园尸陀林、灵鹫山、王舍城遗址、五百罗汉沐浴殿、阿阇世王的王宫、结集洞、那烂陀寺及波罗奈斯等胜地,奉献供养并进行发愿。 

   藏历木牛年(公元一九八五年)二月,朝拜了印度南方吉祥山龙树的寺院、五百罗汉凿崖所成众多佛殿、莲花湖和伯惹山顶以及八邦寺妙慧洲等地后,土登巴绒仁波切于五月份返回西藏白玉寺,主持新建了乐嘎寺。乐嘎寺所在的白哇地方是朱旺·八钦滴巴、空隆活佛谢珠嘉措的出生地,土登巴绒仁波切的家也在这里。在乐嘎胜地有古汝莲师的修行处、白度母、怙主凑多、玛木、当金及罗睺罗的神山。往昔匈切林巴在这里初建寺院,后来白玉寺委派的一位喇嘛入住。以前朱旺·八钦滴巴与空隆活佛虽然打算修复但未能实现。土登巴绒仁波切向朱旺仁波切问卦,发动家乡的群众,自己也提供帮助,新建了一座经堂,上层有丈室。 

   藏历铁龙年(公元二零零零年)藏历六月土登巴绒仁波切接受弟子——上海的汉族活佛马振新的邀请,去汉地治病的同时朝拜了地藏菩萨道场安徽九华山、观世音菩萨的胜地普陀山、文殊菩萨道场山西五台山以及普贤菩萨道场四川峨眉山的汉地四大佛教名山和拉萨。返回拉萨后的五天时间里,尽力进行为觉沃像面部涂金、供灯等供养。朝拜了布达拉宫、色拉寺、哲蚌寺、小昭寺、念唐度母寺等,并在小昭寺供灯一万盏。 仁波切只要遇到诚心求法者,无论所求的是显密四大教派的任何传承,他都会原原本本的传授给弟子。我们只好称他为当今的善财童子。仁波切是一位真正名符其实的 佛陀继承人。 由于文化大革命期间白玉寺被彻底毁坏,后来在寺院遗址的空地上种上了五千棵苹果树,每到秋天枝头挂满了果实。就在这个时候新的时代开始了。 

  藏历第十六胜生周铁猴年(公元一九八零年),出现了许多神奇征兆:有人在白天看到以前白玉寺的转经路上老虎在走动;有人在晚上从相距很远的波麦看到白玉寺上上下下遍布酥油灯,在相距不远的仲玛觉姆寺也有人看到;在寺院附近的日召卡曲,没有人吹奏的情况下而听到了唢呐与海螺的声音,并看到了彩虹形成的佛像……陆陆续续金沙江东西两岸有上万人自发前来朝拜。这一年为了见父亲和朝圣,土登巴绒仁波切去了拉萨。和父亲在一个月的时间里一起朝拜了色拉寺、哲蚌寺与大昭寺的释迦牟尼殿,奉献供养,发放布施,为佛像涂金,焚烧金字牌位祈福。在布达拉宫,通过认识的负责人,在圣观世音像前念修《痛苦自解脱》,奉献百次会供与千盏供灯,为整个佛教与众生祈福,祈请整个雪域藏区的佛教与持教者住世,向藏地的所有地神与伏藏护法托付事业。 

  藏历铁鸡年(公元一九八一年)重建白玉寺的责任就落到了土登巴绒仁波切的肩上。在当时只是听说白玉寺的主持贝玛诺布在印度,噶玛古钦已经圆寂,空隆活佛年龄还小。以前寺中的五百僧众中现在仅剩下五十名老僧人,众多堪布、活佛及喇嘛中仅有札措堪布、根绒堪布及迪·根哲喇嘛等两三位,其他人全都去世了。第二年喇嘛和僧人们聚在一起,土登巴绒仁波切讲了自己的想法:“我们这辈子虽然自己没有拆毁过寺院,但由于时代原因,寺院已经彻底没有了。这次能成为寺院的重建者,是我们的福报。如果有一座好的寺院,那就是人天的福田和积集资粮的地方。即使只有十名僧人,但只要每年进行闻思修等善行,就有可能出现成就虹身的瑜伽士。如果我们有勇气的话,就会获得这一切福报。我们不要碌碌无为,而应当将动机调整成好的菩提心。如果能以殊胜发心藐视困难,勤奋去做,要比个人为追求自利而独自修持有更大的功德……”至今,白玉祖庭已经完成了建设大殿、护法殿、佛塔殿、铜色吉祥莲花光明殿等。 

  土登巴绒仁波切曾讲:自己整个一生的主要工作,就是为了使《前译教言》不会消亡并弘扬光大,能够努力地最终刻出一百三十函的《前译教言》经版。目的不仅仅是刻出经版,而且还能够建立灌顶和引导的讲修传统。 对于宁玛派传承中重要的教义《前译教言》,由于时代原因许多经版已不复存在了,土登巴绒仁波切认为保留和传承《前译教言》是对于整个前译宁玛派和白玉传承教法而言最大的一件事,因此恢复《前译教言》的责任应该由白玉寺来担负。土登巴绒仁波切想着能够先重新刻出《前译教言》的经版,就在重建白玉寺的过程中向阿白活佛和才仁喇嘛讲了自己的想法。他们两人也认为没有比这更重要更迫切的了,如果开始刻版,无论从人力还是财物方面,都将提供帮助。于是马上由才仁喇嘛写出《合集经讲述方法》的底本,阿白活佛写出《三律抉择论本注》的底本,然后找到工匠开始刻版。阿白活佛说:“刻出全套《绒索大班智达文集》,可以放在白玉寺,其中大部分内容都属于《前译教言》的。” 刻写经版的底文都是经过检验的,当写完意修轨的药修轨后在白玉寺举行药修轨法会之时,土登巴绒仁波切自己口念“祈请三根本与护法真实力”,在内心发愿说“如果这仪轨是合格的,就展现好的征兆,否则就展现坏的征兆”。受取成就的那一天黎明时分,参加法会的人全都看到静修院经堂的天窗上出现了三根柱状彩虹:左右两侧是白颜色,就像伸展的翅膀;中央的是彩色,直通上天空很远。很多人还都看到了当时制作的甘露药增多了,浓浓的药香飘向远方,土登巴绒仁波切自己觉得这些瑞兆就是说明仪轨没有错误的标志。就是这样,从藏历水猪年(公元一九八三年)开始在白玉寺刻成半部《合集经讲述方法》的经版,在目松刻成《三律抉择论本注》半部经版,至今,在土登巴绒仁波切带领下已经陆续刻制了一百二十五函的《前译教言》经版,现在已经在白玉寺中修建了五层的印经殿来专门安放。 在传法方面,土登巴绒仁波切广传灌顶、传承及引导,抚育有缘所化,仅《普贤上师言教》及笔记就先后传授三十二次,所传显密教法的种类和次数,实在是多得无法统计。土登巴绒仁波切为来自安多、西藏和康区的众多弟子、以及白玉本寺的一千三百多名男女僧众传授应机显密教法的灌顶、传承及引导等。除此之外,仁波切还撰写了三函多的著作。 土登巴绒仁波切弘扬整个佛教教法,尤其是前译宁玛派法流,唯以饶益佛教于众生度日。在此祈愿土登巴绒仁波切永久住世,以白净妙善事业之光普照十方,饶益佛教与众生。 



注释: [1]杲:gǎo〈形〉会意。日在木上,表示天已大亮。本义:明亮的样子 

[2]噶陀寺(Kathok)位于四川省西部金沙江流域的白玉县河坡地区白龙沟朵念山的山腰,海拔4800米,与西藏仅一山之隔。在宁玛巴传承三流,六大金刚道场中噶陀寺是最著名的一个。噶陀又译作噶妥、嘎拖、嘎多,噶陀寺堪称宁玛派的母寺。 

[3]白玉寺位于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白玉县城西南的白玉山,为康藏地区三个最大的宁玛派喇嘛庙之一(另两个是白玉县的甘拖寺和德格县的竹庆寺)。背靠灌木丛生的石山,面对清澈明静的俄科河。因为白玉寺的传承清净,修行严密,成就者众多。 [4]铁棒僧是藏传佛教系统里的僧职称谓,藏名:格贵(汉文音译)主要掌管各个寺院或扎仓僧众的名册和纪律。所以又名为纠察僧官、掌堂师。实际上,格贵是负责维持僧团清规戒律的寺院执事,历史上藏传佛教各大寺院的纠察僧官巡视僧纪时,常随身携带铁杖,故有"铁棒喇嘛"之俗称。 

[5]哲蚌寺与甘丹寺、色拉寺合称为拉萨三大寺庙 

[6]结夏:结夏安居又作夏安居、雨安居、坐夏、夏坐、结夏、九旬禁足、结制安居。佛陀订定四月十六日至七月十五日为安居之期,在此期间,出家人禁止外出,聚居一处精进修行,称为安居。这是雨季期间草木、虫蚁繁殖最多,恐外出时误蹈,伤害生灵,而遭世人讥嫌,因此禁止外出。 安居的首日,称为结夏;圆满结束之日称为解夏、过夏。安居旨在严禁无故 外出,以防离心散乱,因此是一种自修自度的观照功夫,是养深积厚,是自 我沈潜的修行。今之一般佛学院的生活便是夏安居、冬安居。 

上一页:白玉贝玛诺布法王传记
下一页:堪布曲乔尊者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