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玉贝玛诺布法王传记
专栏:高僧大德传记
发布日期:2018-11-24
收藏:

1543023255438079804.jpg

白玉贝玛诺布法王传记

  第一世卓望贝玛诺布仁波切世殊胜十一化身中第七位;于西元1679年,藏曆第十一耀宗土羊年,诞生在阿丘镇(金刚持明昆桑谢拉的诞生地)附近极为祥瑞的圣地佳里。岩藏取者惹那林巴所取出的岩藏法中有一项预言:「噶陀南方牟尼具名生」「他若值遇曼宁怙主(甯玛巴的具力大护法)岩藏法,将可以迅速获得修持成就。」这预言又继续说道:「南却天法的曼宁怙主的教法持有者,名为贝玛牟尼(牟尼,或为「摩尼」,皆是诺布的梵音,意即「珍宝」)。」这些预言揭示并协助寻获第一世卓望贝玛诺布仁波切的转世。 
  第一世卓望贝玛诺布仁波切承认自己是五百班智达之顶严─贝玛拉密渣(无垢友)与金刚持明──伏藏师嘉称宁波的化身。在孩童时代,他被人昵称为「鲁毗」。当他在很年轻的时,于孟松地方晋见金刚持明──严藏取者祖古明珠多杰,并经允许开始修持南却(天法)岩藏法。在二十一岁时,晋见金刚持明昆桑谢拉,并尽可能地接受许多珍贵法要。他的主要根本上师为白玉第二代法王贝玛伦珠嘉措,在他座下,第一世贝玛诺布仁波切接受了比丘戒和完整的玛哈、阿努、阿底瑜伽等教法以及「卡杰」、「恭督」、「惹林(惹那林巴伏藏法)」等岩藏法,还有珍贵的「南却」和「嘉称宁波」的伏藏教法。从三位大师处,不仅受持了如是教法,也受持了「集经」、「幻化网续」、「心部三法」、「密意集会」与教传等传承法教要言之,第一世贝玛诺布仁波切从他的根本上师处,入瓶水入瓶般、毫无遗漏地接受了所有白玉传承中实修的教传与岩传教法。贝玛伦珠嘉措传授南却岩传、无二元大手印与大圆满阿底瑜伽,以及掌中佛等教法给贝玛诺布仁波切。之后,贝玛诺布从前行至淨光妥噶(顿超),各个次第的根本修持悉皆圆满成就,并确信以实证本然清淨见──「彻却」(立断)。接著,他并进一步圆满证悟本初智能的四种见地(法性明悟、悟境日进、淨觉圆满、诸法尽融法性)而获得顿超的自然成就。因为他殊胜的证德成就,贝玛诺布获得「卓望」(具力成就自在)的荣衔。 
  卓望贝玛诺布仁波切具足如海般的教证智慧,并从许多伟大的上师处接受了无数深广的教法。他与尼萨的贡噶雷巴炯内以及噶陀的贾瑟苏南杜伸互为师徒,相互传手许多新、旧教派的灌顶和口传。他邀请一切智却及炯内、锡度仁波切来白玉达果。当时,锡度仁波切为喇嘛昆桑依喜举行超渡法会,并为两百多位僧众授与比丘戒。 
值此殊胜际会,卓望贝玛诺布仁波切向锡度仁波切献上无数供养。此外,为了表达对锡度仁波切及第十世夏玛巴却竹嘉措的敬意,他举办了长寿法会并献上所有南却天法、惹那林巴岩藏法的灌顶及喇嘛恭督的口传。锡度仁波切则给予卓望贝玛诺布仁波切「阿努瑜伽」的灌顶。 
之后,贝玛诺布仁波切在白玉寺院下方区域建造了一个新的闭关中心,并终其一生主要在此关房中闭关实修。在吉祥的时节,他会为极为广大的弟子们灌顶、口传及给予秘密口诀心要。有为数极多的弟子们展现了出生起、圆满次第的成就瑞兆,圆满了最高的瑜伽修持。 

1543023301171043982.jpg

  当时的德格王滇巴彻令敦请卓望贝玛诺布仁波切担任国师,邀请他造访并加持他的宫殿──龙竹登。在此次造访中,卓望贝玛诺布仁波切表达了他要依照萨迦派的传统,表演普巴金刚舞的意愿。虽然对此传承不熟悉,且从未练习过此喇嘛舞,然而仁波切仍旧将此普巴金刚喇嘛舞展现得完美无暇,许多幸运的观众还见到仁波切身体腾空、足不履地。在此同时,远在中藏的萨迦达钦仁波切遥望东方,讚歎道:「今天,在康地东方有一大菩萨正在做普巴金刚喇嘛舞,令无数见闻者悉皆解脱!」 
  当时的德格王滇巴彻令敦请卓望贝玛诺布仁波切担任国师,邀请他造访并加持他的宫殿──龙竹登。在此次造访中,卓望贝玛诺布仁波切表达了他要依照萨迦派的传统,表演普巴金刚舞的意愿。虽然对此传承不熟悉,且从未练习过此喇嘛舞,然而仁波切仍旧将此普巴金刚喇嘛舞展现得完美无暇,许多幸运的观众还见到仁波切身体腾空、足不履地。在此同时,远在中藏的萨迦达钦仁波切遥望东方,讚歎道:「今天,在康地东方有一大菩萨正在做普巴金刚喇嘛舞,令无数见闻者悉皆解脱!」 
  当他造访德格仓喇时,卓望仁波切建立了定期举办「通珍根敦利布(观世音七世加持丸)」伟大成就法会的传统。他在当地利益众生的觉悟事业深深地为当代伟大的成就者,诸如:一切智锡度仁波切、苏贞初钦仁千等所称讚。 
  卓望贝玛诺布仁波切的主要心子为噶玛札西及多杰札西。有许多他的弟子们在一生中达到圆满的证悟。 
  知道已经达成利益众生及护持圣教的神圣使命,卓望贝诺仁波切于西元1757年,也就是他七十五岁时,在种种成就的瑞兆中,将他的觉心融入法界。他神圣的金刚肉身舍利被安置在他秘密关房的一座木制舍利塔中。 
  第二世卓望贝玛诺布仁波切巴千都巴,也叫做「卓望贝玛昆桑诺布」,是白玉传承第九代的法座持有者,也是法王十一位殊胜化身中的第十位。第一世贝诺法王圆寂前,指著室外的一棵柏树说:「当此柏树初生果时,我之转世亦必在来。」后来,果如前是法王的预言,殊胜转世果真于那时再来。第八代法王──噶玛古千三世多雅却吉尼玛曾在梦中见到一座舍利塔,塔中瓶门内有莲花牟尼宝珠,这也预记了第二世贝诺法王的转世。另外,尊贵的导师──第一世蒋贡工珠(康楚)仁波切罗卓泰耶和许多已经照见自性的诸位大师们都一致确认贝诺法王二世的转世无误。而与第二佛龙钦巴尊者和无垢友尊者无二的噶陀堪钦雅嘎仁波切雅吉旺波贝玛雷则也以智能观照化身(贝诺法王)为「金刚手菩萨、却伦噶当巴法王、赤松德真王的天子依喜洛巴、莲师二十五弟子中的拉龙巴吉多杰、大伏藏师桑杰林巴、第一世多足千仁波切昆桑贤遍、第二世多足千仁波切多足吉美彭措炯内」的历代转世。九岁时,仁波切亲见莲师并蒙受加持,并从八代法王却吉尼玛处受皈依戒,听闻「惹那林巴伏藏」、「南却天法」、「嘉称宁波伏藏」、「噶玛林巴伏藏」等伏藏教法等一切种类,还有多康及卫藏地区的二重法轨和教传传承之一切法门,以及甘珠尔(大藏经)和大宝伏藏等岩传。 
  仁波切二十一岁时,上师噶玛多雅却吉尼玛圆寂,仁波切至为悲痛。印为尚未从上师处学完「八大黑鲁嘎心要」,后来上师连续三天入梦中传授,自此仁波切具有超凡之能力与迅速阅读的能力。加通锡度仁波切表示,第八代法王已经以本智心印灌顶给其心子贝诺法王。 
  仁波切由堪布雅嘎那?,得到种姓宝冠,执掌从龙树菩萨以来的戒律传承,为上座长老;从米庞仁波切和蒋贡工珠仁波切处得到许多成熟解脱的甘露法教,全部都修学圆满。 
  法王于一生中,对于具足信心的有缘弟子敷演多次大灌顶法会。特别又因为梦兆,传授过五次的大宝伏藏法。仁波切亦是精通五明者,也教导弟子学习。 
伏藏导师桑杰林巴预言过白玉大圆满传承将会出现佛学院,宏扬显密二乘的教法。一如其预言,第二世贝诺法王再1922年于白玉寺中创建佛学院。此外,法王也兴建许多新的寺院。 
  第二世贝诺仁波切在修持方面,现前明空本淨之本智,获得光明顿超之验相增长之相,并担负起御众持明愤怒金刚及教授深法的重责大任,对于白玉教法的传承和光明实体之教法都有直接或间接无上的复兴功劳。 
上师堪布雅嘎思念仁波切,仁波切及以其身示现于空中。雅嘎仁波切询及其身体状况及其它;仁波切表示:他已经能够自在出入法界,唯一遗憾的是未能多随侍上师,但是承诺上师将迅速再来。1932年三月,也就是第三世法王出生的那年,第二代法王回归法界。时年四十七岁。经由堪钦雅嘎仁波切多次劝请,果如所愿,殊胜化身于该年十二月亟速降临,应化度众。 
  第三世贝诺法王公认为印度大班智达贝玛拉密渣(无垢友)化身,于西元1932年(藏曆水猴年)十二月降生在东藏康省(西康)一个称为波沃的地方(古称波密,又称波窝)。父亲叫做苏南久美,母亲叫做宗吉。此村落在寒冷乾燥的冬天是看不到花朵的,但是仁波切诞生时,此地却出奇地绽放芬芳的花朵。根据第五世卓千仁波切以及噶陀堪钦雅嘎仁波切的预言,指认出第三世贝诺法王。第五世卓千图登却吉多杰如是说出贝诺法王的出生地: 

1543023354615099908.jpg

  五岁时,贝诺仁波切被迎至西康白玉祖寺,在上一世秋竹仁波切图滇却吉达瓦和第十代法王──第四世噶玛古千仁波切噶玛帖秋宁波的主持下,在其前世的法座上行坐床典礼,正式认证他为第二世贝诺法王巴千都巴(1887~1932)的转世,及成为第十一代白玉传承法座持有者。 
一位当代精通大圆满的卓越行者──堪布雅嘎(噶陀堪钦雅嘎)预见此新转世的特殊使命,而给予此孩童皈依戒、文殊菩萨灌顶和一尊神圣的佛像,并为他写下至今仍被全球成千上万弟子持诵之长寿祈请文。 
   甯玛巴的六大寺庙之一──白玉南却祥丘却林,乃在当代德格王拉千蒋巴彭措及翠千桑给登巴的赞助下于西元1665年兴建。莲花生大士所预言的岩藏取者及卓越的大圆满上师──持明昆桑谢拉,是此寺的开山祖师。昆桑谢拉是大成就者噶玛恰美仁波切与南却天法虚空藏的岩藏取者──德千祖古明珠多杰的入室弟子。由于上师的加持和自励,此寺乃迅速地发展成西藏最大的寺庙之一。在子后几个世纪,白玉寺(通常被称为「东方辉煌的白玉」)在历代传承持有者的领导之下,已成为虔信教法与精进修持都极负盛名的道场。千百僧众达到虹光身及其它精神成就。贝诺法王的职责在监督此主寺与遍佈全藏四百座以上的分支子寺和世界各地的佛学中心,以及教育包括超过三十万的出家僧尼的四众弟子 
   贝诺仁波切童年时期是在白玉和达果度过的。在那?,他从负责将他培育成为第十一代传承持有者的第十代持有者噶玛德却宁波及其它珍贵的上师处研读及接受教法。当他还是小孩子的时候,有一天,他拿著一支珍贵的金刚杵玩耍,一不小心将之掉落在地上,摔成了两截。由于不愿上师责备,他用自己的唾液将此两截段落的金刚杵重新粘合起来。此金刚杵却因此比以前更加坚硬。在另一个法会上,他不小心将手中的金刚铃掉落在石板上。在场大众都认为此金刚铃必碎无疑,但仁波切将他拾起后,发现它却是完好如初的,且声音比过去还要宏亮。 
    当仁波切还是一个小男孩时,有一天,一位老年人走到仁波切面前,坚持要仁波切为他修颇瓦法。仁波切很天真地答应并依法修持。过了一会儿,仁波切惊讶地发现这位老年人已经往生了。他对著躺在面前的尸体,再度修法以挽回老人家的性命。当老年人苏醒之后,仁波切总算松了一口气。而老年人却说:「天啊!仁波切为何把我叫回来?我已经在阿弥陀佛的西方极乐世界淨土了!」另一件事也说明了仁波切在稚龄时所显的神变。仁波切在孩提时期曾将他的足迹深深烙印在一块石头上,这块石头至今仍可见到。 
后来,仁波切又从多位伟大的上师、经师堪布等那?学得各种法要,包括:南却传承大圆满之掌中佛、八大黑噜嘎、大宝伏藏、惹那林巴伏藏(惹林)、大圆满、大园满心要法及秘密护法等等的教法,并依教修持,获得成就。 
   十三岁时,在达果地方的闭关中心,上一世贝诺法王的寝室中,在五位主要堪布和比丘的见证主持下接受圆顶,正式剃度,法名「豆雅谢祝天津丘雷南嘉」,意为「经续教法修持尊胜最高持有者」。 
   在达果,又随著上一世宗萨仁波切蒋扬钦哲却吉罗卓学习阿努瑜伽之引导,以及贝玛姬美的贝玛林巴九部导引、十三章噶玛恰叉的「阿」法。当受法时,法王以舌头在口中编出错综複杂的金刚结。这样的学习持续到1958年仁波切二十七岁之时。 
  在仁波切众多上师中,他与上一世秋竹仁波切图登却吉达瓦维持著一份非常亲近的关系,并从上师处获得极大的利益。十三岁时从图登却吉达瓦处受沙弥戒,二十一岁受比丘戒,其他甯玛巴的重要口传与灌顶也由秋竹仁波切赐予。年老视衰的秋竹仁波切常说:「如果我无法将完整的教法,口传和灌顶授与贝诺仁波切,则我将没有真正地活过此生。」之后,贝诺仁波切在塔唐地方和他的上师秋竹图登却吉达瓦进行长期的闭关,从基础的前行至最深奥的大圆满,他修持直至赤裸裸的法性现前为止。近代甯玛巴第二位法王──顶果钦哲法王曾经在一个场合上说:「贝诺法王已经是一位超越三昧耶的圣者。」四川五明佛学院的精神导师──如意宝法王堪布晋美彭措也经常讚歎贝诺法王已为肉身佛 
   在一个成就法会上,许多僧众看到曼达盘上出现彩虹,且嘎巴拉(颅盖杯)上甘露溢流。有一次在举行「玛贡」的成就法会上,空行母的供养饼乾很明显地颤动著。另一次,在接受甘珠尔(大藏经)口传时,贝诺仁波切忆起导师释迦牟尼佛坐在河边,为他以及上千的弟子开示深奥的教授。根据堪布雅嘎所言,仁波切也是金刚手菩萨的化现;仁波切的记忆很清楚地证实在过去世他曾经以金刚手菩萨化现在世尊座下修学。 
  能去拉萨朝圣,尤其是参拜闻名的觉沃佛像(大昭寺的世尊等身佛像)是每个西藏人的梦想。在1956年,仁波切二十五岁时,与一大批随从前往中藏旅游。在那?,仁波切拜访了很多很多寺院及那些数说著西藏辉煌历史的古寺圣地。仁波切也在达赖喇嘛陛下的寝宫──布达拉宫,接受达赖喇嘛的长寿灌顶。再大昭寺的祈愿法会中,仁波切也以茶及财物供养僧众。那时,拉萨的情势已经十分紧张,仁波切怀著沉重的心情,返回白玉祖寺。 
   预见西藏不可逆转的趋势,以及此事对佛法存亡的威胁,贝诺仁波切与其他三百多人逃避至印度东北边境。然而,许多随行的人仍死于途中。这是一段漫长而危险的旅程。子弹曾打到仁波切脚边引起阵阵烟硝,手榴弹曾经滚近仁波切,却当仁波切走后才爆炸。许多跟著仁波切逃亡的人们为了生存,只好以动物为食。仁波切不忍无辜动物被捕杀,只好走在前头驱赶任何可能的牺牲品。最后,他和随行者终于抵达印度东北方安置。在1961年,仁波切和随行的六百人抵达南印度的麦索地方。仁波切逃离西藏的目的,主要是在于使佛法的焰炬更加炽亮,以救度一切有情众生于无明的黑暗之中。为此,贝诺法王在麦索的贝拉古贝这?重建伟大的白玉寺庙──「胜乘南卓林」这绝非易事,在兴建之初,仁波切手中仅有零零星星三百卢比。在这?,法王要重建他的佛行事业与寺院。仁波切仅有有限的物资,但却有无限的资源──坚毅不拔的勇气与决心。 
  当时跟著仁波切的一些人无法瞭解仁波切的远见,无法洞澈仁波切智慧法海的一滴,坚持要求仁波切缩小建寺的规模。因为在当时,仅有极为少数的比丘与仁波切在一起。今日,在南印度的南卓林寺已成为世界上规模最宏伟的藏传佛寺之一,然而却仍有许多僧俗四众在大法会时连座的地方都没有。现在,三十多年后的大家都惊歎并感恩仁波切当时的真知灼见。 
   很少地位如同贝诺法王的上师会经历过贝诺法王曾经历过的艰辛苦痛。在烈日灼灼之下,仁波切和其他工人与僧众一同搬石挑泥,手甚至因而流血疼痛。由于没有自来水和柏油路,使得建筑的工作更为艰辛。仁波切甚至要亲自至远处取水。 
有一天,在烈日骄阳之下,有一个人来到了贝诺仁波切和僧众工作的地方。他兴高采烈地走向仁波切,说道:「我从很远的地方来,为的就是能看贝诺法王一面,我能去参见他吗?」「喔!当然可以,那有什麽问题?」仁波切这麽说完之后便引领他到自己简陋的房间,说:「好了,我能为你效劳吗?」那人当时世既惊讶又窘困。他从来没有想到法王竟是如此平易近人。他心目中总认为贝诺法王是不一样的,必定是穿著庄严、坐在珍贵的法座上的。事实上,仁波切是真正的满愿如意宝,一切都展现在他所辛勤工作的平凡土地之上。 

   年复一年,仁波切以其源源不绝的毅力、精力以及大愿,不为横在眼前的困境、障碍所扰,平稳地跋涉在前进的道路上。仁波切所挹注的一切并没有白费,今日在南印度麦索的南卓林寺,已有超过三千人的僧众,堪称世界最大的宁玛寺院。法王在此重建僧团制度和结夏安居的传统,每年都举办文武百尊的一千供养法会,普巴金刚法会和药师佛法会一亿坛。其中药师佛法会中,频献瑞应,彩虹自曼达供盘中升起,嘎巴拉中甘露漫溢,法王口中异常甘甜。因为不忍见到佛陀法教,特别是旧译甯玛巴的教法濒临断绝的危机,仁波切在1978年建立雅久宁玛佛学院。此学院至今已成为进阶佛法教育与研究闻名的中心。 
这实为贝诺法王无暇佛行事业的另一庄严 

1543023396363026696.jpg

  南卓林也有一闭关中心,在那儿有著约三十位左右的比丘进行著依循传统的三年闭关。贝诺仁波切亲自指导他们大圆满龙钦心髓及岩藏者明珠多杰所取出的南却虚空藏法。每隔三年,就有一群闭关合格的金刚阿闍黎出关。每年秋天,仁波切会举行一次为期一个月的闭关,参加者是比丘、比丘尼和居士们。仁波切每次都亲自传授四加行、气功及大圆满。所有的研读课程总配合著修持,所以贝诺法王的寺庙是密集研读与修持的理想场所。这就是贝诺法王的宏大愿力所致之故,也是法王所不断强调的。 
  现在已经有约超过千人的小沙弥进入基础的小学中就读,在学校中学习藏文和英文的读写等基础课程,以及佛理的基础研习和加行。这个数字每年都以一百至数百不等的速度增加著,因为许多流亡海外的藏民都将小孩送至寺院中以接受教育和砥砺人品。 
1993年,仁波切兴建了一座尼庵──「措嘉谢拉林」,现有约莫三百至四百的尼师在此受教育与研修佛法。贝诺仁波切也另外兴建了一座养老院,在那?有许多的老人们居住与修持。在树下或在法王为了祈求世界和平所兴建的两组八大佛塔旁边绕行,总可以见到他们手中持著转经轮或念珠。 
  法王的慈悲甚至惠及印度当地的居民。他造桥铺路以利益当地人。他所收到的供养,悉数转而花费在上述的计画中。现在,贝诺法王更为解决当地上万居民的医疗问题,在当地筹画设立西医和藏医都有的综合性医院,现在已经开始动工。无论在西藏或印度,仁波切都在季雨不来时以祈降及时雨闻名。当地的印度居民,因此给法王上了个昵称──「雨喇嘛」。 
   贝诺仁波切曾经给予包括多次大宝伏藏灌顶和更多次的甯体与南却的教法。他是第一位、也是至今唯一一位曾在西方给予过大宝伏藏灌顶的西藏上师。仁波切以其无尽的方便与能力深深位大众所景仰。对法王虔诚的追随弟子们,特别是在他照顾下生活的僧众而言,法王不仅是上师、父亲、医生、心理分析师,甚至也扮演著身心治疗师的角色。 
法王是身具足清淨戒体的比丘,至今以未超过两千五百位以上的僧众传授出家戒。除了授与教法以及灌顶之外,仁波切也为人们提供各类问题的解答。日复一日,由早到晚,法王无私地利益著在世者、临终者与往生者。 
   仁波切不仅重建了白玉主寺和过去世中建立的白玉佛学院,在印度创办南卓林寺和雅久宁玛佛学院,渐次地修复传承中各个亟待修复的子寺,并且在包括台湾、香港、澳门、大陆各地、新加坡、马来西亚、菲律宾、美国、加拿大等佛学中心,近年足迹甚至履及希腊、德国、法国等欧洲国土。仁波切不辞辛劳地奔波于印度、喜玛拉雅山区、东南亚和欧美的土地上,为的就是将佛法的加持传佈至世界各地,让世界各地的众生都同受法益。 
   1993年,在印度佛陀成道处──菩提迦耶的金刚座所举行的全甯玛巴祈愿世界和平的「甯玛巴传召祈愿大会」(Nyingmapa Molem Chenmo Ceremony for World Peace)上,来自世界各地的甯玛巴硕彦,一致推举贝诺法王为继「敦珠法王」与「顶果法王」之后,当今甯玛巴的掌教法王。这样的殊荣乃实至名归也!因为仁波切为了教法与众生的利益,展现了文殊菩萨著灼智、观音菩萨的慈悲与金刚手菩萨的勇势! 
  祈愿法王能与虚空同寿,引领所有沉浮于轮回之中的一切有情至究竟解脱的彼岸!!

上一页: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下一页:白玉活佛土丹巴绒仁波切简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