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天请法六事缘品第一
专栏:贤愚因缘经本
发布日期:2018-11-24
收藏:

我曾听到佛这样说。 

  那时,佛住在摩竭国的善胜道场。成道不久的佛陀,观诸众生,迷惘颠倒,邪见成性,难以教化。心想:如果我住在世间,对众生并没什么益处,不如离开这个尘世,进入无余涅槃,那里没有生死痛苦,也没有人间一切烦恼。 

  护法神梵天(1)知道了佛的心思,从天而降,来到了佛住的地方,恭恭敬敬以自头面礼佛之足,长久跪着,一心合掌,劝请世尊(2)转动法轮,教化一切。 

  佛回答说:众生之类被尘垢遮蔽了本性,他们贪恋世间一切乐事,却没有一点慧心。如果我继续待在这个尘世,白白地耗费了我的功夫,所以我想最痛快的不如离开此世,证入寂灭。 

  梵天听了再一次顶礼,恳切地对佛说:如今佛法大海已经盈满,法门宝幢也已竖立,滋润利济开导众生,现在是很好的时机,可以度脱的众生数量亦很众多。为何世尊欲入涅槃,而使那些有善根的众生像刚萌芽的种子就此失去庇护呢?回想过去无数劫时以来,世尊一直为了众生到处采集法药,治其心病,甚至为了得到一首偈,不惜以自己的身躯、妻子去进行募求。为何现在不念众生而要遗弃他们独自离开呢? 

  久远以前,阎浮提(3)中有位大国王,号修楼婆,领导着这个世界,管理着八万四千诸小国土、六万山岭川河、八十亿部落。王有二万夫人,一万大臣。其时王的色相美妙,德力无比,人民生活富足,其乐无穷。 

  王心想道:如我现今,只以财宝资给百姓,却没有道法加以教诲,令得安住,这是我的过失。何其苦哇!今天首要的,就是寻求坚固而真实的法财,普令众人皆得解脱。 

  想毕,王便宣令:阎浮提内,谁能有法对我讲说,我将供给所需一切,不敢食言,违愿无信。 

  募令传遍四方,却没有应者前来。时王忧愁,心酸悲切,恳挚恻然。 

  毗沙门天王(4)见此情状,决定前去试探。摇身一变,化作夜叉,浑身漆黑,眼睛却红得像血,钩形牙齿暴出唇外,头发全部竖起,火焰从口中喷出。 

  夜叉带着这副恶模样来到宫前宣言:谁要听法,我当为他宣说。 

  王闻此言,喜不自胜,亲自出来迎请,趋前作礼,安敷高座,请其就坐,并招集百官,前后围绕,共欲听法。 

  夜叉又说:学法不易,你凭什么这样轻易地就能听闻了呢? 

  王合掌道:你所需一切,我都不敢违逆。 

  夜叉说:如果你肯将美丽的妻子、可爱的儿子送给我吃,我就给你说法。 

  王毫不犹豫,将最心爱的夫人以及最好的儿子供养夜叉。夜叉坐在高座上,当着大众的面,抓起夫人、王子咬嚼起来。 

  宫里的臣王见了忍不住啼哭起来,伤心地跌倒在地上,他们纷纷劝请大王赶快改变主意。王一心为法,心坚不悔。夜叉吃尽了王的妻子,便说了一偈(5)。 

  世间的一切都是无常的,活着的人谁也逃不了苦。 

  人的一切其实都是空相,没有我也没有我的东西。 

  夜叉说完偈,王十分欢喜,并没半点悔恨,他令人赶紧书写下来,派人贴出告示,阎浮提内,都应诵读学习。 

  毗沙门王恢复了原来面目,称赞说:好啊。 

  奇特的事情发生了,夫人、王子像没发生过任何事一样,重新出现在大家面前。 

  当时的修楼婆王就是今天的佛陀。世尊当年为求法尚能做到这一步,今天为何舍弃众生早入涅槃? 

  梵天又说,世尊在过去无量的阿僧祇(6)劫时候,于阎浮提作大国王,名虔阇尼婆梨。统领诸国,八万四千部落,二万夫人婇女,一万大臣。王对人民很慈悲,谷米丰富价钱低廉,人民感王恩,将他看作慈父。 

  一天国王想道:我今天最受尊敬,又居豪首,人民和我也都安乐,虽然如此,仍不尽我心,应当求取妙宝法财,以利益人民。 

  王遣派大臣宣令,遍告四方,谁有妙法说给我,想要什么随其意。 

  有个名劳度差的婆罗门来到宫前,说我有妙法。王听了非常高兴,马上出来施礼奉迎,铺好床褥,请他安坐。 

  王和左右大臣合掌道:但愿大师垂怜愚钝之人,开示妙法,好让我们知晓。 

  劳度差说:我的智慧是跑了很多地方才追求来的,学识积累到今天很不容易。凭什么你就能直接听到呢? 

  王说:只要你需要的,我下个诏令,谁都会供给。 

  劳度差说:大王今天能够从身上剜下肉来,做成千盏灯,我便为你说法。 

  王听见这样的话,更加欢喜,马上派人乘上八千里快象,告示阎浮提内的人民,七日之后,为了求法,得剜自己身肉,以点燃千盏脂灯。 

  诸国小王、人民闻说,忧愁痛苦,纷纷来到王前,作礼哀求:今天的世界都依仗着大王,好似盲人被引导,好似孩儿爱母亲。王逝之后,我们依靠什么呢?若从身上剜千灯者,必定不能救活。为何为一婆罗门而舍弃世界一切众生呢? 

  这时,宫中二万夫人、五百太子、一万大臣,一起合掌劝请,说的也是那些话语。 

  王说:你们这些人应该谨慎,不要断却我求无上道(7)的信心。我早就发誓求作佛陀,等以后成佛。一定先来度你们。 

  众人见王意志坚定,啼哭懊恼,撞头于地。王见状仍不改初衷,并且对婆罗门说:今天可剜身燃千灯。 

  婆罗门剜下王的肉做成脂柱。众人见了,昏死过去,醒后又一个个撞向地面,震动声仿佛大山崩裂。 

  王说:只愿大师垂怜悲悯,先为我说法,然后点灯。如果我命断了,就来不及听法了。劳度差便唱起了法言: 

  没有永恒一切都会尽,登高处者必定堕低所, 

  相合久了就会有离散,活着意味死亡在等待。 

  说完偈,便燃火。这时,王十分喜欢,心没半点悔恨,自立誓愿:我今天求法,是为了成佛道,将来成佛时,我要用智慧光明来照亮众生,启悟众生,让他们摒弃黑暗。 

  誓言刚毕,天地大动起来,连天上的宫殿也动摇起来。天人们都朝下看,只见菩萨在作法供养,毁坏身体,不顾躯命。天人们一齐下来,站满虚空间,啼哭的眼泪化为花雨,飘飘洒洒缤纷而下。 

  天帝释(8)下降到王前,发出种种赞叹,接着又问:大王你现在痛到极点,谁能知道你现在心中有没有悔恨呢? 

  王立誓言:如果我从一开始到现在,心内不悔恨,身上的伤疮立即平复。 

  这么一说:身上的伤疮果然平复了。 

  那时的王就是今天的佛。世尊过去劫中苦毒求法,都是为了众生,今天为何欲入涅槃,而使一切众生失去大法明呢? 

  梵天又说:世尊在过去世中,于阎浮提作大国王,名毗棱竭梨。统领诸多国家、八万四千部落、二万夫人、婇女、五百太子、一万大臣。王很慈悲,把人民看作儿子。 

  王心里喜欢正法,派遣大臣四处宣令:谁有经法给我说,一定随他意给足所需要的。 

  一个仍名劳度差的婆罗门来到宫前,他说:我有大法,谁要听我就为他说。 

  王听见这样的话,克制不住自己的喜欢,躬身出来迎接,胸袋磕到婆罗门脚前,关切地寻问他的起居情况,并将他接到大殿。铺设好高大舒适的座位,请他就坐,随后合掌请他说法。 

  劳度差说:我所以知道很多,是因为四方追寻学问,劳苦了多少年,大王凭什么就能直接听到呢? 

  王施礼道:你需要的一切,我不敢有惜,请大师垂怜。 

  劳度差说:如果能在你身上打进去千根铁钉,我就给你说法。 

  王同意七天之后办理此事,同时派人乘八千里象,告令一切阎浮提人:毗棱竭梨大王七天之后身上将打进千根铁钉。 

  人民风闻而动,涌集到大王面前说:我们受着王的恩德,过着安乐的日子,只愿王为了我们,不要让身上打进千根铁钉。 

  宫中夫人、婇女、太子、大臣以及一切人众,都同时向王哀求,请王不要为了一人而舍命弃下众生。 

  国王报谢了众人的爱意,然后说:我在久远的生死劫中,杀身无数次,都是为了贪欲、嗔心、怨恨、愚痴,积起来的白骨高出须弥(9),斩首流出的血超出五江,啼哭的眼泪比四海还多,就这样白白捐出了身命,并不曾为了求法。我今天钉进身是为了求佛道。等我成佛时,一定以智慧利剑断除你们的执着。你们为何要遮住我的道心呢? 

  所有的人都默默垂下了头,无言可答。于是大王对婆罗门说:只有一个请求,大师垂恩先说,然后下钉,否则我命一终就闻不到法了。劳度差便说偈言: 

  世间的一切都是无常的,活着的人谁也逃不了苦, 

  所有的法都空没有主宰,连我都是假的并非有我。 

  劳度差说完偈便往王身上下铁钉。臣民大众放声痛哭,纷纷跌倒在地,仿佛大山崩溃。天地由此发生了六种不同的震动。 

  欲色界的天人们感到奇怪,全部悄然降下,只见菩萨为求法伤害了自己的身体,于是他们也啼哭起来。泪水如滂沱大雨,化为雨花降落下来。 

  这时,天帝释来到王前,问道:大王今天勇猛精进,为着法而不怕苦痛。不知你有什么愿望?想作帝释、转轮王(10)吗?或者是求作魔王、梵王? 

  王答道:我之所以这样,不是为了得到三界受报的快乐,所有的功德,只是用求佛道。 

  天帝又说:我看你的身子在发抖,你说没悔恨,用什么证明呢? 

  王立誓言:如果我心诚到极点,没有一点悔恨,现在的身体恢复到原先的样子。 

  话一说完,王的身体立即平复了。天帝和人民欣喜无比。 

  那时的毗棱竭梨王就是今日的世尊。 

  今天,法海已满,功德也很多,为什么准备舍弃一切众生,疾速地入涅槃而不说法呢? 

  梵天又说,过去久远无量阿僧祇劫时,阎浮提有个名叫梵天王的大国王,他有个叫昙摩钳的太子,非常喜欢正法,派了人到处寻求,都没收获。太子求不到法,愁闷懊恼。 

  天帝释知道了他的心思,化作一个婆罗门来到宫门前,大声说:我知道法,谁要听,我一定为他说。 

  太子听见了立即出来奉迎,恭敬地行了大礼将婆罗门迎进大殿,铺好床座,请他坐好,合掌道:只有一个愿望,请求大师说法。 

  婆罗门说:学法的事很难,我追随师父多年,才得到今天的学问。大王为什么直接能听到呢?这在道理上是说不通的。 

  太子说:大师需要什么,直接告诉我,我的身子、妻、子都不可惜。 

  婆罗门说:你今天能造一个十丈深的大火坑,里面布满炽烈的火焰,自己投身进去,以此来供养我,我才为你说法。 

  太子按照他的吩咐,挖了一个大火坑。国王、夫人、群臣、婇女得知,一个个不能安宁。他们一齐来到王子身边规劝,并对婆罗门说:看在我们面上发发慈悲吧,不要让太子投入火坑,你需要什么都可以,国城、女人、孩子以及我们的身体,都可以供你使用。 

  婆罗门说:我不逼迫他,随太子自己的意愿。他能投火,我就说法,否则不说,看他自己的志向怎样。 

  众人默然无言。 

  大王派遣使者,乘八千里象,向一切阎浮提内的人宣告:昙摩太子为了法的缘故,于七日之后投身火坑,想见太子的人,宜早点来会。 

  一时,各国小王、偏远地区的兵士、百姓一起上了路。国民们扶老携幼,一齐涌到太子所住的地方,密密集集长跪不起。他们虔诚地合着掌,异口同音地对太子说:我们平日仰凭太子就像父母一样,今天若投火就是天下丧父,我们永没依靠了。请可怜我们,不要为了一个人,而孤零零地抛弃一切。 

  太子对众人说:我于久远久远的生死之中,丧身过无数次。做人时有贪心,又互相伤害。虽然后来到了天上,天寿享尽了又掉入地狱之中。火烧汤煮、斧锯刀斩、火河剑树,一日之中,丧身的次数难以计算。痛彻心肺、骨髓,那种苦楚真是没法讲清。做饿鬼时,遍身布满百毒;做畜生时,身体要供众人的口,而活着时,干的是重活吃得却是草,这种苦也是难以计数。空吃了这么多苦,白白地丢失了身命,没有发善心为求法损躯。我今日以这臭秽之身供养法,你们为何要阻断我的无上道心呢?我舍此身为求佛道,以后成了佛,我一定施给你们五分法身。 

  众人默默无言。 

  太子立在火坑边上,对婆罗门说:请大师为我说法,否则我命终结就听不到法了。 

  婆罗门便为他说了这样一首偈: 

  永远怀着一颗慈心,断怨恨、害人之心。 

  大悲怜悯天下众生,独自受伤为雨泪供。 

  修行大喜心的根本,是同众生一起得法。 

  以道意去救护一切,才是真正的菩萨行。 

  偈一说完,太子便准备投进火中,这时帝释和梵天王各抓住太子的一只手,使太子难以行动。 

  阎浮提内的一切生类,依赖太子恩泽,都得过益处,如果今天太子投入火坑,等于天下丧父。众人又一次追问为何自焚孤弃一切呢? 

  这时太子深谢梵天王以及众臣民,并再次反问为何要遮我无上道心呢。 

  梵天王和众人默然无言。 

  太子毅然投身于火坑之中。 

  顿时,天地大动起来,虚空中的天人同时号哭,泪如暴雨,一会儿,火坑变成了花池。太子在花池之中,端坐在莲花台上,诸天雨花涌聚到他的膝旁。 

  梵天王和帝释天等一起赞叹:勤修苦炼到这一步,必定能成佛道。 

  当时的梵天王就是今父净饭大王;当时的母亲就是今天的摩耶夫人;当时的太子昙摩钳就是今天的世尊。 

  当年你为了救众生,是这样地求法,今日成就满足,更当滋润那些干枯、槁老之类,为何要舍至涅槃不肯说法呢? 

  梵天又说,在久远久远的过去劫中,当时的波罗柰国,有五百个仙士。他们中的仙人师名忧多罗。经常思念正法,准备修学。他四方寻求宣告:谁有正法,为我说法,随他需要我都当供给。 

  有一个婆罗门前来应言,他说:我有正法,谁想听,我来解说。 

  仙人师合掌说:只希望你怜悯,垂哀为我说法。 

  婆罗门说:学法的事很难,我吃了很多苦才获得。你今日凭什么直接听闻呢?这于道理上是讲不通的。你若诚心至极,准备得法,必须听我教学。 

  仙人师说:大师教学的命令,不敢违逆。 

  婆罗门说:你今日若能剥皮当纸,析出骨头作笔,用血和墨,写我传授的法,我才对你说。 

  忧多罗闻此语欢喜得跳跃起来,立即剥身皮、析身骨、以血和墨,仰望着婆罗门说:现在正是时候,只愿你速速说法。婆罗门便说了这样的一首偈: 

  经常掌握好自己的身行,不做杀生偷盗淫乱之事, 

  不挑拨离间和恶口骂人,也不说妄语和轻浮绮语, 

  心永远不贪着各种欲念,没有任何嗔恨怨忿毒想, 

  舍弃离开那所有的邪见,这才是真正的菩萨大道。 

  偈说毕,婆罗门即自己书写,并派人宣写:阎浮提内一切人民,都要诵读,照此修行。 

  世尊当时这样求法,为了众生,心无悔恨,今日为何舍弃一切,入于涅槃而不说法? 

  过去久远劫中,世尊在阎浮提作大国王,名尸毗王,住在提婆拔提城里。那时物产丰富,人民安乐。尸毗王统治着阎浮提八万四千小国,六百万山川,八千亿聚落。王还有二万夫人婇女,五百太子,一万大臣。王很慈悲,怜惜着一切。 

  那时,天王帝释五德离身,身命将终极,愁苦昏乱,闷闷不乐。 

  工艺之神毗首羯摩见他这样,上前询问:究竟为什么重要的事而愁成这样呢? 

  帝释天说:我命将终,死证已经出现。如今世间佛法已经灭了,也没有什么大菩萨,我心不知往什么地方皈依才好,所以我才发愁啊。 

  毗首羯摩对天帝说:现在的阎浮提有个大国王,他行菩萨道,名尸毗,志向坚定,勇猛精进,日后必成佛道。宜投归他处,必能爱护,解救危险厄运。 

  帝释天说:若是菩萨,应当先试一试,看是不是诚到极处。你化为鸽子,我变作老鹰,我急追你后,相逐到大王所坐之处,要求保护,以此法试他,一定可以辨出真伪。 

  毗首羯摩对天帝说:菩萨大人不宜加苦,只应当供养,用不着以这样的难事逼迫菩萨。这时天帝便说偈言: 

  我亦非恶心,如真金应试, 

  以此试菩萨,知为至诚不? 

  偈说完,毗首羯摩化为鸽,帝释天化作鹰,急追在鸽子后面,眼见得就要捉到,鸽子仓皇恐怖,挣扎着飞到大王面前,大王将它藏于腋下。 

  鹰飞到后立在殿前,对大王说:这只鸽子是我的食粮,来在王身边,请速还我,我饥饿得很厉害呢。 

  尸毗王说:我早发过誓愿,要度一切众生。鸽子前来依我,我怎么会将它给你? 

  鹰说:大王说要度一切,如果断我食粮,我的命就完了,难道我这一类的,不在一切众生之内吗? 

  王说:如果给你肉你能吃吗? 

  鹰说:只有新杀的热肉,我才能吃。 

  王说:今日你要新杀热肉,为了救一个又害了一个,道理上也说不过去。 

  王又心里想着:唯一的办法就是我的身子了,其余有命的都爱惜自己。想到这里,即取了把快刀,自己割下一块股肉,递给老鹰,以换鸽命。 

  鹰对王说:王既然是施主,就应该平等对待一切。我们鸟类虽小,也不偏理,如果以肉换此鸽,应称准再说。 

  王令左右来称,先以钩系在中间,两头置盘,将鸽子安放一头,身上割的肉放另一头。结果,股肉都割尽了,分量仍轻于鸽子,于是又去割两臂、两肋之肉,身上肉都割尽了,分量还是轻于鸽子。 

  大王挺身准备站上称盘,终因气力不接,跌倒在地上,昏晕过去,好长时间才慢慢苏醒。王暗暗责备自己,我从久远以来,为你这躯壳所困,三界轮回,苦痛尝遍,也没得过什么福。今日是精进立行的时候,绝不是你懈怠偷懒的时候。这样责备之后,坚强爬起,登上称盘,心中欢喜,认为自己行了善事。 

  这时,天地发生六种震动,天上的所有宫殿都倾斜摇晃起来,连色界天也不例外。天人们于虚空中见菩萨正行难行,为了大法,不顾身命。他们各自啼哭起来,雨花纷纷而下,用以供养菩萨。 

  帝释天还复了本形,出现在王面前,对他说:今日你作这样难行之事,究竟为了什么?你是想求转轮圣王还是帝释梵王?三界之中,究竟想得到什么? 

  菩萨答道:我所求的,不是三界之内的尊贵、富荣的乐趣,我作的福业,只是为了求佛道。 

  天帝又说:你今日连骨带髓都坏了,难道没有悔恨吗? 

  王回答说:没有。 

  天帝又说:虽说没有,谁能知道呢?我看你身体不停地颤抖,声气也几乎断绝,你说没有悔恨,用什么来证明呢? 

  王立即发誓道:我从有始以来,直到现在,连毛发般的悔恨也没有。我所求的愿必然能有收获。至诚不虚如我说过的那样,身体立即平复。 

  誓言毕,身体平复了,并且比以前显得还要好。天人和世人一齐称赞,说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事情。他们欢喜跳跃,简直不能克制自己。 

  尸毗王就是今日的佛。世尊往昔为了众生,如此地不顾性命,今日世尊法海已满,法幢已立,法鼓已建,法炬已照耀四方,正是合适的好时候,为何要舍弃一切众生,入涅槃而不说法? 

  这时,梵天在如来(11)前合掌加重语气赞叹说:如来为了众生,舍身求法已经上千回了。 

  世尊这时接受了梵王的请求,立即动身去波罗柰国鹿野苑中,转动法轮(12),佛、法、僧三宝从此立于世间。 



注释: 

(1)、梵天:色界初禅天之王,即我们这个娑婆世界之主。 

(2)、世尊:佛教徒对释迦牟尼的尊称,意谓释迦牟尼是世界上最受钦重、最受尊敬的人。 

(3)、阎浮提:佛教术语。指须弥山的南方,也就是我们所住的地方。 

(4)、毗沙门天王:四大天王中的北国多闻天王。 

(5)、偈:佛经中的唱词或诗词形式的警句。 

(6)、阿僧祇:佛教名词。表示异常久远的时间单位。 

(7)、无上道:指佛法正道。 

(8)、天帝释:亦称帝释天、天帝。佛教护法神之一。昔日与知友三十二人造塔修福,命终皆生须弥山顶第二天上,他为三十三天人之主,另三十二人为辅臣,一起住在须弥山顶之善见城。 

(9)、须弥:即须弥山。相传山高三百三十六千万里,山顶住帝释天,四面山腰为四天王,周围有七香海、七金山。第七金山外有铁围山所围绕的咸海,咸海四周有四大部洲。 

(10)、转轮王:此王即位,自天感得轮宝,转轮宝而降伏四方。又能持轮宝飞行天空,亦称“飞行皇帝”。被认为是人间最有福分的人。 

(11)、如来:释迦牟尼十号之一。意为如实道来。 

(12)、法轮:佛教术语。对佛法的喻称。 

上一页:摩诃萨埵以身施虎缘品第二
下一页:序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