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迦牟尼的故事4
专栏:佛教故事经传
发布日期:2018-11-24
收藏:

作者:亚当斯.贝克夫人 
  第四章老叟拦路 
  时间一天一天逝去,日子过得就像金色的蜂房里淌出的闪亮而新鲜的蜜糖一样甜,甜得无法用言语来表达。 
  可是耶输陀罗公主每天却在地精打采中度过。希望和疑惧交加,使她心神不定。但只向净饭王讲述自己的快乐,至于那些忧郁的心事只能埋在心底。净饭王又能给她什么帮助呢?他不有再加岗哨,因为那些的城门已是坚固无比、森严壁垒,而且城墙也是那么高,上面的烽火台把一切警戒范围都尽收眼底。 
  日复一日,悉达多的精神不再穿过那些监视者手持的刀枪剑戟飞向远方了,因为自从公主向他倾诉了自己的希望以后,他渐渐地把心收在了花园之中。这使耶输陀罗公主的面容就像脚边那些烂漫的花朵一样绽开了笑意。她心中的恐惧已烟消云散,除了和平、安全的感觉再没有其他的杂念。她低声地哼着歌儿,发出感激的旋律,犹如融雪后的卢醯腻河水,潺潺地唱着迎春曲。 
  一天,净饭王来到耶输陀罗那坐南朝北、面对群山、凉爽舒适的玫瑰卧室,看见她正在用一根金丝穿引玉石、水晶和琥珀。她身边的美女们在采摘玫瑰花瓣制作玫瑰酱,忽然从花园里飘来一阵悠扬的乐声。 
  透过窗棂,净饭王看见悉达多正和他最亲密、最真挚的表弟阿难陀一起在河边的草坪上拉弓射箭。提婆达多和另一个释迦部落的王公站在一旁观看。青年人在一起呵呵地笑着、叫着,他们的声音清晰地从远处传到这里。 
  净饭王高兴极了,他得意地坐在金色的孔雀垫上,把美女们打发走,对耶输陀罗说:“我们胜利了,我可爱的孩子!”他慈祥地笑着,黑黑的胡须在微微颤动,“我和我所有的圣贤办不了的事却让你这纤嫩聪颖的手完成了,我的孙子的母亲用她的手拉住了我儿子的心。我早就知道——我已经预见,事情一定会如此,因为我儿子是一个善良高尚的人,生活中的孝道像铁箍一样地拴着他。这回你满意了吧?” 
  她微笑着说:“尊贵的父亲,我很满意。我再没有什么‘但是’来给您耳朵添麻烦了。除非是我督促地去和阿难陀、提婆达多以及那些释迦部落的贵族们比武,我的主人是日夜不离开我身边的。他所有这些明智的举动,是因为我们把锁链拉得太紧,嵌进了他的灵魂。现在让他自由自在地和年轻工业贵族们一起是件好事。我尊贵的父亲,我恳求您尽可能给他自由,自由对他是有益的。现在是再也见不现那种夺走他的冰冷的冥思苦索了,那些陌生的声音也不再召唤他,那些无形的大手再也不向他打招呼了。他是我们的——您的、我的和孩子的。他成天说的想来都是这个未来的孩子,他将挎剑持枪,骑在马上,成为万王之王,就像我们所说的那样。” 
  始抬起头,地限欢乐的泪水颤动着涌出来,像一颗颗珍珠挂在她那又长又黑龙江睫毛上。净饭王快乐地说: 
  “一定的!——摩揭陀王国正被一个名叫频毗娑罗的笨蛋统治着,我们集结力量以后,我的儿子为什么不能把他赶下台去?哈!哈!我们不也是雅利安人——一个伟大善战友民族吗?难道一只大象就不能制服务另一只?女儿,我想叫你把这个意思诱露给我的儿子,用争得巨大荣誉的希望激励他。” 
  她迫不及待地回答说:“父亲,我已经做了,我每天都对他说:‘我的主人,您要继父亲的传统,将它发扬光大,将你所获得的一切都归属于孩子,因为他既是你的亲人,也是我的。’他总是回答说:‘如果我能找到全世界最好的珍宝,那将是我伟大父亲的,你的和孩子的。满意吧,妻子,我的心是和我的亲人们在一起的’。” 
  耶输陀罗说出了她的心里话,兴奋的泪水盈满了她的双眼,滴嗒滴嗒地落到放在她金色膝盖上的水晶、玉石和琥珀上。净饭王高兴提把双手紧握到一起,叫道:“哈!哈!我们真的把他争过来了!噢我吉祥的女儿,把手伸进我的财富堆里去,随你便,拿来什么都可以。你的美丽和智慧是任何奖赏所不能表达的。但现在我们还得小心谨慎。”说到这里,他的神情严肃,话语深沉,“保重你的身体,要像保护国王的财产一样,这样一切都会一帆风顺。那个讨厌的预言说什么如果他见到死亡、痛苦和衰老,他就会逃到大森林里去。我想不用多久我们就会大笑这种荒唐。哼!难道我的儿子就没有一名伟大的国君那样的气魄来对待这司空见惯的命运吗?现在还不是时候不要急,我们必须谨慎从事。” 
  聪明的公主看出国王胜利的表情后面还隐藏着另一种东西——他没有完全放心。但是公主自己已经很满意了。 
  因此,当悉达多肩箭囊,手执巨弓,容光换发,满面春风地从卢醯腻河畔的共园骑马归来时,她冲上前去,搂住这神采奕奕的青年勇士,神情里散发着光彩夺目的幸福,一轮光晕围绕着她,就像是黎明女神站在喜马拉雅山之巅,将她金色的羽箭射向全世界时那样色彩缤纷。他们来到大理石的寝室中,他把她搂在怀里,说道:“我的小鸽子满意吗?生活美不美?” 
  她答道:“十分十分满意。如果我的主人觉得生活美好,那就是我的欢乐。可是我心中最亲爱的——难道你不满意吗?看看这银白色的世界,艳丽的鲜花淌下郁香的露珠;蓝色的鸟儿在繁花中穿行、歌唱,它们扑打着翅膀,飞过一个又一个欢乐的花园;嗡嗡的蜜蜂们如痴如醉地寻找着蜜糖;这一切是多么和谐而又恬静。今天早晨我出去散步,在茉莉花丛中发现了一个藏得十分秘密的鸟巢,鸟巢非常小,但十分可爱,鸟蛋温暖得像爱情,像家庭,蓝得像天空,像大海,我一边看一边数,1、2、3、4。这是个预兆。这是我们将要为父亲生出的3个儿子,1个女儿。首先是3个儿子,一个接一个,然后是1个女儿。她长得非常可爱动人,全世界的国王都会追求她。3个儿子将保卫她的美丽——她的美丽只有三界之王才有权享受!我们要把她藏在花园深处,直到三界之王的到来。既然我已见到这个征兆,那么一定会有四个孩子,只能多,不能少。” 
  她扬起脸,阳光下,她那亮闪闪的眸子里映出他的形象,他笑着抓紧她的双手,几乎为她的欢悦和美貌而醉倒。 
  他说:“这就是生活。冰冷的梦幻已经消逝,它们就像秋日里卢醯腻河面升起的薄雾,在冉冉向上的太阳面前化为乌有。我的儿子的到来,已经将它们赶到了它们该去的地方——黑夜。” 
  这样,宫中一片皆大欢喜,疑虑已被忘却。净饭王在骄傲中决意使儿子更自由,更安全。他在城中又建了一个最美丽的花园,以供悉达多在厌烦卢醯腻河畔的花园以后好到这里来开心。公主非常高兴,并且聪明地说:“我们必须放长套索,这样鸟儿就不会觉出受禁锢而飞向远方了。” 
  这是一个非常精巧别致的花园,园中有着一座座巨大的人工湖,绿色的荷花同湖水的颜色一样。这里是人间天堂,谁也不能杀戮或伤害地上、天上或水里的生灵。雪白的仙鹤从早到晚站在荷花塘里冥想,野天鹅无忧无虑地在湖面上滑翔,就像在冲天的群山山脊上。花鹿和人并肩行走,那睁大的眼睛也异常安静,并充满了丰富的青情,像是告诉人们在它那无拘无束的心中所隐藏着的历史。 
  有一天,悉达多给父亲捎去了一封信,他说:“伟大的父亲,如果我的花园已经建成,请允许我和表兄弟阿难陀、提婆这多及释迦的其他贵族们一起骑马去游乐一番。” 
  回信是:“明天。” 
  那一晚上,悉达多与妻子耶输陀罗在印有金蓝色飞龙图案的中国丝绸搭成的亭子里过夜。亭子紧靠卢醯腻河,河水穿过芦苇唱着催人入睡的欢歌。桔红色的落日消失在一片灰暗中,几颗巨大的星星在无垠的穹顶游动。章 
  她握着他的手说道:“夜幕的降临多么美丽,天上的星星就像蓝色巢穴中的蜜蜂——我生命的主人,多少世纪之后,当我们和我们之间的爱情已被世人忘却,别的恋人坐在这个小河边,观看黑夜里的繁星像闪光的种子一样播撒到这个世界上的时候,我们在那个预言的冰冷的来世会看到、会知道这一切吗?……” 
  他大吃一惊,说道:“被忘却?不管到什么时代,难道你不是最可爱、最温柔,美丽得如同世界上最好的皇后那样的美人吗?那时和现在一样,人们还会因为迦毗罗城中像贝壳含着珍珠那样往着一位最迷人的女人而到这个快乐的地方来。我们怎么能被忘却呢?” 
  一时间,冰冷恐惧如同悄悄爬过来的蛇一样威慑着耶输陀罗,这使她记起在他那双深邃的眼睛——她的生命之光里,还不知道这尘世的秘密。

下一页:释迦牟尼的故事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