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传佛教修行的次第2
专栏:藏传佛教的修行次第
发布日期:2018-11-24
收藏:

藏传佛教修行的次第2


神识从无始而来 并非造物主创造

  我们确定,神识无因、无缘无故而来是不合理的。如果无缘无故有结果的话会是什么样的?从逻辑上来说,要么任何时候都可能发生,因为它是不需要条件的;要么根本不发生,因为它是没有条件的。一个无因而来的东西,就是这个样子。这个逻辑推理到我们的神识上,说我们的神识是无因的,是说不过去的。

     另外有一个宗教性的说法:神识的诞生自然不是无因的,是有一个造物主在创造我们的灵魂——有可能我们受宗教的影响会这样想,但是用这个逻辑推理,也很难说得过去。

     为什么说很难说过去?假设我们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一个创造世界,或者说创造灵魂的造物主存在的话,那我要假设要么是一个常态的造物主,要么他是一个无常的造物主。

  常态的,就是说他永恒不变地在那儿。但如果他是常态的,他就没法创造灵魂。为什么呢?假如说是造物主创造了灵魂的话,自然就有一个从这儿就开始有了我的灵魂了,在这之前是没有我的灵魂的,这样一个从无到有的过程。

  造物主要完成这个过程,他就要产生变化,因为如果造物主没有变化,从无到有的这个过程他没法完成。(有变化就证明不是常态的。)

     印度很多古老的宗教讲述造物主、神灵的特点的时候,把他说成是常态的。但是从人的逻辑层面思维,如果说他是常态的话,他是不会有变化的,只要是有变化的,他就不会常态的,就没法说成是一个常态的神灵完成了我们灵魂的诞生。

  再假设说是无常的神灵来完成这个过程。相对来说,这个比较符合逻辑。比如说人和作业,因为人是无常的,所有这些作业本身也是无常的,一个无常对另外一个无常,是会起到作用的,有这样的情况存在。这是表面的理解。

     但从根本上说,一个无常的状态完成创造灵魂,也是做不到的。因为无常自然就会有前因后果的,只要是有前因后果的情况存在,这种存在就是被动的。

     假设有一个神灵是造物主,但是他是一个无常的状态,那他自己的状态,他自己都控制不了。就像我们没有办法控制我们的生老病死一样。他自己的状态他没法主动地控制,他就是一个被动的状态。一个被动状态的神灵,完全很自在地、很自由地创造我们的灵魂,或者说神识,也是做不到的。

     所以结论是:我们的第一个神识是有前因的,不是无因的,且不是造物主创造的。

  那么应该要有什么样的因呢?应该要有一个同类的基因在前面。我们追溯到这一生的头,再往前追溯,就只能追溯前一世,前一世最后结束的点。我们的肉体是一生一世的,但是我们的精神有前一世。再往前追溯,前一世也有前一世。以此类推,我们的生命根本找不着头,因为这个过程太漫长了。佛经里面有一个专用的说法,就是“从无始以来”。“无始”就是没有开头的意思。过程很漫长,往前看,我们的生命是这样的,我们有无数个前世在前面呢。

     只要我们知道我们有无数的前世,自然也知道我们有来世。这一生是下一世的来世,以此类推,只要过去是有来世的话,我们也有理由相信,这一生也有来世。

 

神识不受肉体影响

     但是,我们还有另外思考的方式:我们人最终死亡的时候,就是我们的身体出了毛病,四大不调了,地水火风四大的合作,合作不下去了,最后导致了我们身体再也没法支撑下去,身体最后会变成这样的一个结果。或者说我们的身体不断退化,退化到头了,或者某一个部分退化到头了,身体就受了影响了,坏了——不一定全部坏了,如同汽车的发动机从根本上坏了,汽车基本上没法行驶了,就是这样一个情况。

     但是就算我们躺在病床上,当我们肉体完全再也支撑不下去的时候,我们去观察的话,我们的神识是没受到任何影响的。比如说,我们头痛,脑袋出了问题,不会直接会影响到神识出问题的。同样,我们身体的任何一个部分破坏了,成为破坏身体的最终因素,但根本不会破坏我们的精神因素这一部分。

     所以当我们这一生的身体最终支撑不下去的时候,我们的神识还是有理由延续下去,因为他们没有受到任何外在的破坏。这么一想我们的身体,我们的生命,不仅有前世,还是会有来世的。这就是我们生命的这个概念。

     学佛首先要有一个生命的概念,这个很重要。如果没有生命概念,修行或者学佛是没有主体的。

     如果说我们学佛的过程里面,没有找到主体的话,我们所学的这些东西都是零星的,很难掌握得好有关修行的东西了。

 

佛经只是工具

  接触过佛法的人,都多少有这个体会:刚开始学佛的时候,我们就对佛学有点轻视,觉得学佛不过就是烧香拜佛、念几本经而已。但是用西藏的方式学习,显宗有五部大论,密宗有四续部,学的内容就多了,每一个学科往下学的时候,里面的内容特别繁琐。学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有什么感觉呢?佛学里面的东西太多了,无论怎么样都掌握不过来,或者说自己忙不过来。

  我的理解是什么呢?这就是没有找到学佛的主体。

  我们学佛的人平常有身边放一本课诵本的习惯。同样手上拿着课诵本,但是因为你关注的主体不一样,最后你所获得的结果也完全不一样。

     有一种人这样理解:我是学佛的人,我要完成念诵这个课诵本,或者我要学习这本书的内容。这就变成往“外”去关注了——(认为)我们是学生,是修行人,手头上的这个东西是我们应该去学的,应该去做的,这是一种思考方法。

     另外一种理解是,手头上这本书是自我锻炼的一种工具。或者说,它是让我去了解我自身的生命的途径,或者说参考书。这本书我读得熟不熟,读透了没有,不是关键。好比查字典,我需要找的生字生词,把它查出来就可以了(不需要把整本字典都读透)。

  我想改变我的生命,或者说锻炼我的生命,或者说想了解我的生命,需要有一些工具,一些外在的参考来完成,我们手头上的功课本就是锻炼我们的工具,是让我们了解自己的这个生命的可以借助的一个参考书。这样去想就不一样了。

     但是假如你想做佛教的老师,那是要花一个相当的时间在(研究佛教经典)里面,你需要往外去关注这些三藏十二部经典,是很有必要的。但是更多的人没有要求去做佛教的老师,只是想找到一套能够解决自己生命问题的方法,那就没有必要去过多关注西藏佛学院五部大论这些东西了。无论是五部大论还是四续部,或者说中国曾经有的十大教派,现在比较兴盛的净土也好,禅宗也好,真正来说都没有什么差别。净土的佛经对你来说不过是一个工具,一个参考书,禅宗的修行方法,对你来说也不过是一个工具,一个参考书。

  你要学的东西是什么呢?我们大家都一样,就是在佛经里面,或者说在宗派里面了解自己的生命。在了解了自己生命的基础上,要找到改善自己生命存在的缺陷的方法。我们所需要的是这一点,而不是纯粹的理论的佛经的论典,也不是某种宗派,我们需要的是改变我们生命的东西。

     我还是很在乎你们学佛的开始怎么设计学佛的整个过程。这个是关系很大的。有些时候我们想,有必要钻这个牛角尖吗?该听就听,该学就学,该念就念,就这样下去不就可以吗?——可能我们会有这样的想法。但是歪打正着的可能是很小的。没有有意识计划好这个事情,比起计划好的,那效果是差很多的。

  所以一开始的时候,自己要确定一个相对正确的修行方向,这是很重要的。先去观察自己的这个生命,对自己的生命基本上有一个了解。在这个基础上,去寻找改善自己生命的方法。这方法只是一个工具而已,佛经里面经常说,佛法是过河的船,只是方法而已。我们根本就没有必要太执著,或者说计较,你学的是什么显宗,还是密宗,还是净土宗,还是禅宗。这个不是最重要的。

     通俗地说,无论是藏传佛教、汉传佛教,或者是净土宗还是禅宗,还是西藏四大教派,作为一个宗派,对于我们来说,不过就是一个包装而已。好像喝茶的杯子,就是顶盖、包装,它的作用是什么呢?承载一个内涵,我们所需要的是内涵,不是载体。

     但是,一开始也不能忽略掉这个载体,如果没有载体,直接去吸收它的内涵,也是做不到的。

     作为一个学佛人,无论是出家人还是在家人,有时候会特别纠缠这个“载体”。在圈子里面,我说你是格鲁派,你说我是宁玛派,觉得我们两个有很大的不一样。但是其实不是,我是从宁玛的途径在了解我的生命,你是从格鲁的途径在了解你的生命。其实我们所学的,从内容本身上面来说,都是各自在了解自己的生命。

 

学佛是为了改善生命的缺陷

  那接下来各自要完成什么?就是改善自己生命的缺陷,学佛就这样,除了这个以外,没有更多的事情可以去做了,这一点我们应该要知道。 

     刚才,我们说到生命轮回。我们讲到人的生命是有三世轮回,所谓的三世是过去、现在、未来,过去会变成现在,现在会变未来。这种更迭的方式不断地循环下去。这是我们生命这个状态。

     接下来我们就要考虑生命的缺陷。我们一般人可能没有这种习惯,觉得现在自己处在一个相对健康平安幸福的状态的时候,不认为我的生命有什么缺陷。

     但是我们每一个人都相信,人终生都幸福基本上是不存在的。时而快乐幸福,时而难过痛苦,这就是生命的常态。这个常态,不是刹那的,是一个正常的表现。

     如果我们不学佛的话就会想,过去的人也是这样,未来的人也是这样,现在这个地球上所有的人都跟我一样,时而幸福时而痛苦,对不对?也有年轻、身体比较健康、比较幸福的时候,但是也会有痛苦的事情,但这都是正常的状况。所以我们就坦然接受就完了。

     我们现在学佛了,情况就不一样了。学了佛以后我们对生命的理解,不愿意停留在一个老百姓的层面上,我们要深层去探索研究。

上一页:藏传佛教的修行次第
下一页:藏传佛教修行的次第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