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传佛教的修行次第
专栏:藏传佛教的修行次第
发布日期:2018-11-24
收藏:

文殊礼赞

南无文殊师利菩萨摩诃萨

谁之智慧 离二障云 犹如净日极明朗

所有诸义 如实观故 胸中执持般若函

诸有于此 生死牢狱 无明暗覆苦所逼

众生海中 悲同一子 具足六十韵音语

如大雷震 烦恼睡起 业之铁索为解脱

无明暗除 苦之苗芽 尽皆为断挥宝剑

从本清净 究竟十地 功德身圆 佛子最胜体

百一十二 相好庄严 除我心暗 敬礼妙吉祥

嗡 阿Ra巴扎纳德

                                    ——能海法师翻译

 

 

序言:文殊礼赞的缘起和功德

  刚才有居士提到念一遍文殊礼赞,我担心过一会儿忘了,先把这个用藏文念一下,大家听就可以了。藏传佛教的说法叫传承。

(师念藏文文殊礼赞)

  文殊礼赞的中文是由藏文翻译过来的。以前我看过介绍,说是一个法师叫能海上师,好像是五台山这边弘扬佛法的一个法师翻译的。他的翻译跟藏文一个字的差别都没有,字数也完全一样,意思也是一样,非常不容易。

     另外,文殊礼赞不是西藏人写的,是印度人写的。而且不是一个人写的,是500个人写的。有一个小故事:

     有一天,印度500个——我们西藏人说法叫大班智达,也就是大学士,学问最好的一群人——一块商量,每个人写一篇文章赞扬文殊菩萨,佛教的说法叫礼赞。第二天,每个人拿出各自的文殊礼赞,500个人写的一模一样!所以大家相信这是文殊菩萨的加持,使得每个人想到的礼赞文都是一模一样的。换句话说,这可能是文殊菩萨告诉了每一个人,最终500个人写的都一样。所以大家相信这是文殊菩萨亲自加持的一个祈祷文或者礼赞文,从此印度寺庙里面也开始用这个来礼赞文殊菩萨。

     后来佛教被引入西藏时,这篇礼赞文也被翻译成藏文。藏传佛教有四大教派,内地俗称红教、黄教、花教、白教。其实西藏没有红教、白教、黄教这些说法,西藏人的正确说法叫做宁玛派、格鲁派、噶举派、萨迦派四大教派。

     西藏的四大教派还是各用各的课诵本的,但是每一个法师讲课的时候,或者说每一个学习的人,在学习的开端念文殊礼赞,基本上都用这个统一的版本,这是自然做到的统一,不是谁规定的,就是大家统一念这个文殊礼赞。学习佛法的人都相信,念文殊礼赞可以获得智慧。

     以后我们自己做功课也好,或者计划看一本书的开端,能念一下文殊菩萨的礼赞文,也会有很大的帮助。也可以念刚才的文殊心咒——嗡 阿Ra巴扎纳德。

 

     这三天的课,我想主要介绍一下藏传佛教学佛过程的次第。

 

学佛是为了自己的生命

首先这个题目自然是学佛。

     如果说我们没有学佛这个概念,或者自己没有信仰的话,那后面我们谈的话基本上就没什么作用了。对没有信仰的人来说,在他的生存范围或者生活范围里面,都完全没有必要去讨论学佛这个话题。但是我们今天在这儿,大家都有信仰,因此在这个基础上讨论,我们大家有一个共同的题目,让我们可以讨论学佛。

     学佛跟一般的情况一样,即使不学佛学其他的,从小到大学的这些东西,或者说自己一辈子所做的努力,最终是为了谁呢?都是为了自己,换句话说,为的是自己的生命。同样的,我们学佛也可以这样理解:学佛是为了我们自己的生命。

  有些人接触佛教修行的时候会想:学佛应该是无所求的。我们也会有这种感觉。但是这个无所求的概念,放在学佛的总体上理解,是不太对的。

    学佛的内容里面有无所求的部分,或者说有无所求的元素,但是这是在某一个阶段的修行方法,不是全部佛学的内容。如果上学是在一种无所求的状态去,可能就学不出好成绩。我们做事情也是一样,假如认为事情我会照常去做,但是我的心里面没有什么所求,如果把这种想法认为是一种境界,是不正确的。

     同样,在学佛开始的时候也把学佛理解为一个无所求的过程,很可能也学不出成绩来。只有有目的、有想法地学习佛法,才是正确的理解。也就是说,学佛必须有所求。

  接下来怎么理解“学佛要有所求”这句话呢?我要有所求,就是说,所求的是外在事物,比如要完成的作业,“我”是为了完成作业的人。这与盖一栋房子的“房子”与“我”关系不一样。我盖一栋房子,我是工程师也好,建筑师也好,或者工人也好,我就是一个作者,我需要考虑的就是如何建造这个房子而已;不需要考虑“我是什么样的一个人”。

    但是学佛首先要考虑“我是什么样的一个人”。佛经有一个说法叫“反观自照”。就是说,我们原来是用眼睛去看外面的这个世界,但是学佛要首先反转来观察自己。那么“自己”又是什么呢?

 

生命由物质和精神两部分组成 

  有些人把自己理解为一个纯粹的物质的存在。也就是说自我的存在是从怀胎出生开始有,最终死亡了,肉体消亡,“我”就不存在了。但是如果学佛的话,这样理解就没法再往下学了。

     为什么这么说呢?对于一个把自我理解成纯粹物质的人来说,他的生命的主体,不过是一个物质的存在而已,而且这个物质的存在,是一个阶段性的物质存在。

     比如说一个人,就算活到100岁,他从怀胎开始到最后,这个期间他是存在的,这之后他就是不存在了。如果学佛的人也是跟他一样理解,那就没法学佛了。

  当然,有些人学佛还停留在形式上,烧香拜佛呀求平安呐求保佑,模仿别人,比较随意,不是很严肃的学法。对于这些人,怎么理解生命这个问题都不重要了。

  真正的学佛,做法跟这个当然不一样。当我们严肃认真地学佛,并进行反观自照,去观察自己的生命存在的时候,会发现什么呢?

     曾经接触过阿毗达摩的人可能知道,人是五蕴的组合体,色受想行识。中国人都读过心经,心经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藏文跟中文的顺序不太一样,中文是“色不异空,空不异空,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先不管后面的“空”,我们只说五蕴,色受想行识这五蕴。 

    五蕴的组合是一个自我存在的基础,概括起来有两个方面:一方面是我们的肉体,是物质层面;另一方面是我们的精神,是非物质的精神的部分。虽然精神的存在我们看不到,但是我们相信它的存在。

    关于精神这一部分的描述,不应该用“灵魂”,这个词容易引起误解,正统的佛教语言叫做“神识”,有时也叫做“意识”,有时叫做“心”。这个“心”,不能理解为心脏的“心”,而是非物质的精神方面的“心”。

    当我们讨论思维,有人觉得是大脑在思维,有人觉得是心脏在思维,无论怎么说,都走不出物质的范畴。当然从科学的角度或者医学的角度,大脑、心脏等人的肉体部分都会对思维起到作用,但是,思维不是完全由这些肉体部分独立完成的。

 

精神是生命的主体

所以我们讲自我的存在,是一个精神的存在和物质的存在的组合。这两种存在,是有主辅的关系,一个是主体,一个是辅助。我们的精神,就是我们生命的主体。我们这个物质的肉体是辅助精神的。我们要了解这一点。

    了解了这一点以后,再去观察日常生活,就会跟原来有些不一样。我们原来老觉得自己的生命主体是物质的肉体,因此我们很关心自己的肉体,想让自己吃得好,穿得好,住得好,满足了这个物质的肉体,就感觉自己获得了幸福。了解了生命主体的真相以后,很多思考方式就会不太一样。

    肉体的生命是如何产生并延续的?

    每一个结果的产生都需要很多条件,这条件里面有因有缘,但是其根本上来说,所延续的基因是同类的基因,不会是延续了不同类的基因。好比豆是一种物种,瓜是另外一种物种,瓜这个结果是延续了瓜的基因,而不是别的;豆这个结果是延续了豆的基因,也不是别的。

    人的肉体是物质,也来源于一个物质种子。但是人的精神或者说神识,是另外一种“物种”,好比豆和瓜,完全是不同的两个物种。肉体的延续靠的是物质的基因,精神的延续靠的则是完全另一种基因。

    人的肉体从何而来?是继承了父母的基因。但是神识是不是也是继承了父母基因呢?不是。肉体的来源和精神的来源是不一样的,各有各的种子。肉体的开端来自这一世的父母。但是神识的开端在哪儿呢?这一世怀胎的,或者说诞生的第一个神识是从哪儿来呢?

上一页:找不到相关信息
下一页:藏传佛教修行的次第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