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你们在教我-魏金朝
专栏:学员感悟
发布日期:2018-11-23
收藏:

是你们在教我

 

      离去的风景与来时相似,心情却迥异。 
      昨晚上了最后一节课,各色的哈达佛珠堆满了双手,行李箱的一半变成了经文和藏语书,沉甸甸的感动,沉甸甸的责任,我们承诺明年再见,无论世事如何。 
      汉语比较好的同学唱了一首再见,我不能告诉你何时才能再见,唱得人心中酸楚难当,我们想着会有下一次,可人生无常,万一是一期一会,万一是老年重游,想想都觉悲凉。只盼命运的变数不要加诸太多,即便我相信自己会有勇气承受。 
     每个老师讲了一些心里话,我告诉围坐在身边的同学们,虽然是我们来教他们的,但他们交给我们的更多,他们的善良、真诚,让我一生难忘。眼前一直温热,在最后,我说,同学们,下课了,终是泣不成声。 
     从山上下来回成都需要一天时间,有大一点的孩子发来微信送行,有人用生涩的汉语说老师我给你唱首歌,有人传来他们辩经吃饭的照片,有人只是发哭泣的表情不说话。 
     我在满满的感动和不舍中也开始反思自己,不得不说,支教,尤其是短期支教真的是很残忍的行为,不论是对学生还是对自己。对学生,你给了他们启蒙,给了他们好奇,给了他们对世界的另一种期望,却不给予完整的解答和回复,将美好生生凝固成回忆留给他们兀自咀嚼。对自己,将一双双明亮的双眸、一张张天真的笑脸留在身后,给自己附上永世的惦念和挂牵。 
     同学们都是出家人,对佛法的见解,人生的观想会比我们从容,可作为孩子他们的感情也更加细腻,心理也更加懂事。 
     还记得第一次见面,他们一个个都比较害羞,一旦靠近他们三米以内,他们便马上躲开。不知不觉,我们可以在他们身边教他们写字,和他们一起劳动泼水,一起上山转湖,一起同桌吃饭,我想是他们感受到我们的真诚与友善,于是打开心门愿意无保留地接纳我们,对此我深深感激他们的信任。 
     我在微信中发状态,许多朋友说太好玩了下回把他们带上,有人后悔之前觉得苦放弃了,还有人认为经历传奇早知道也来了。 
     我想说,这些喇嘛师父们虽然年龄比我们小,但值得我们报以最大的理解和尊重,不可以有任何怠慢之心,绝对无关于好玩和传奇,要有一颗全然付出的真心,若只是想丰富自己的阅历,那么旅游和实习是你更好的选择。支教虽然是一种个人的行为,但一旦涉及到教育我们必须严肃对待,我们的一言一行很大可能地影响着别人的一生。 
     当然,我们做的也远远不够,墨脱有两位大学生老师在那里长年教书,许许多多我说不上名字的地方总有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存在。包括在我们教书的佛学院的更高处有一座小房子,那是一位喇嘛管理的初级班,从最初的八个人到现在的四十个学生,他一个人给他们上课做饭打扫,和孩子们同吃同住奉献所有。他的佛法精深,早年可以成为堪布传法授课,享受更好的待遇,却坚持不辞辛苦回报众生。我们有幸遇见他一面,他大病初愈眼神却纯净无比,整个人温润如玉,言谈中有着让人折服的慈悲与人格魅力。 
     这一个月整个人都安静下来,曾经很怕虫子,这段时间上课时经常有飞蛾因灯光误入,有一次一个学生站起来走到窗口,我原本不解,后来看见从他手中飞走的蛾才明白。还有一次走山路,前面的学生停下来,俯身捡起什么放到旁边,我疑惑询问,他说地上有只蜻蜓,它的翅膀被露水打湿飞不动了,怕我会踩到,我不禁肃然。前几天,一条绿色的虫子不小心爬到我手上,我忍住害怕,慢慢看它在我手背上跨越千山万水,越发淡化了恐惧。 
     现在,我也可以很平静地看每一只虫子了,看见它们,我仿佛就看见师傅们心里住着的佛。 
     谢谢你们,我的同学们,是你们在教我。

上一页:修习“天法大圆满掌中佛法”汇报--王希红
下一页:迷失的我--任沁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