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8月腾龙寺禅修纪行​
专栏:学员感悟
发布日期:2019-09-13
作者:禅修学员
收藏:

20198月腾龙寺禅修纪行
                                                                          作者:张居士

在海波老师的力荐下,我参加了腾龙寺为期17天的禅修。如今,17天的课程结束了,坐下来回顾这半个月的学习,一时间竟不知道从何说起。昨晚聚餐时,海波老师说应该以白描的方式记录我们所参与的活动,记录我们的见闻感受,于是我索性便以纪行的方式追溯这十几天的所见所闻所感。

启程

还记得86号初到成都的那个傍晚,在住处安顿下来后,我坐在床边约略展开了对此次禅修的想象,当时胸中虽然有了数种设想,但现在回想起来,绝没有一种是我自己所经历的这样。

首先超出我想象的,是腾龙寺竟然在那么远、那么深、那么崎岖的山区——在我的记忆中,似乎从未走过如此长时间而且上下颠簸的山路。

87号早6点多,我们按计划从成都城市春天8号楼下集合,驱车前往腾龙寺。那是一辆中型面包车,乘车的师兄并不多(共8人),车里放了大大小小的行李,座位还富裕。中午12点左右,我们一行在路边酒家用餐后,又紧接着上路。汽车在走了几个小时公路后,又上了弯弯绕绕的盘山公路,最后是颠簸的山路。我从小不善于坐汽车,尤其是如此艰难的路况,所以基本一路上都在断断续续睡觉。但只要我醒来,在车窗外倒退的似乎总少不了高耸巨大的山峦、湍急奔流的河水和那迎风飘举的经幡和风马旗。再后来,在半睡半醒间,每次睁开眼都看到窗外一面是悬崖一面是峭壁,感觉我们的车子便在这中间飞奔。

就这样,在当晚天色全黑之前,我们终于到达了腾龙寺。车子刚停在院子里,就有几位师兄,两位师父(一位就是这几天为我们讲课的龙萨堪布,一位就是几乎照顾我们所有日常起居的邓登喇嘛)帮我们搬行李。

腾龙寺禅修中心

腾龙寺,全称是腾龙夏州达基寺,在行政区划上属于四川省阿坝州金川县,地理位置坐落在雪域藏区四水六岗之一的大渡河上游。此寺自古以来就是佛教圣地,莲花生大士曾说:“雪域之东有神山,山峰神海镶嵌,此地就是铜色吉祥山”。这里也与许多藏地佛教大成就者有着极深的渊源。莲花生大士曾在这里留下手印,故有莲师圣地之称。据说这里还是与藏地非常有缘的大慈悲怙主观世音菩萨所化刹土。从自然风光来看,这里群山环抱、郁郁葱葱,溪流奔腾、圣海荡漾,确实景色怡人。

此次课程主要是在腾龙寺的禅修中心里进行,禅修中心就建在进入腾龙寺前的山门口。白天,腾龙寺在蓝天白云的映照下,金灿灿的屋顶特别醒目。如果爬山上来,进入山门后便能看到大门,蓝底金字匾额特别醒目,两扇对开的门栓式铁门上漆着藏地尊贵的大红色。推开大门,便是一尊两层楼高的汉白玉滴水观音塑像,矗立在圆形花坛的中央。听师父说,绕观音塑像时需要按照顺时针的方向转,即与转经筒旋转方向一致。据说这是传承在古印度的习惯,左绕代表反对,右绕代表赞成。花坛里种着色彩鲜艳的菊花和一些不知名的野草、野花,花朵大多灿烂地绽放着,在深浅不一的草绿色映衬下显得特别绚丽。午后,当阳光充足的时候,时不时会有蝴蝶和蜜蜂停落其上。

面朝观音塑像,右手边是一排两层高的房子,二层是斋堂。如果坐在斋堂,透过窗子便能看到观音塑像颔首微笑的侧颜,在远处群青色的天空、黛绿色的群山映衬下,显得格外醒目、亲切。

观音塑像的身后,便是一座四层高的居士楼,我们这半个月的学习、生活便主要在这座居士楼里。步入居士楼大厅,迎面看到的是曲恰尊者的法照,大厅左侧墙壁上还有三张法照,中间是法王如意宝,左侧是贝诺法王,右侧是土绒活佛,这几位成就者都是非常了不起的勇士。之所以挂在厅中最显眼的地方,我想用意颇多——最重要的大概是表示恭敬、鼓励效学、提策后学、防止放逸吧。

居士楼的二、三层是师父、师兄们休息的房间,四层的禅堂则是我们上课、实修的地方。禅堂的窗户应该是南北朝向(不确定)的,禅堂的装饰是传统藏地风格——门框上是一块藏族风格的织绣门帘,门框上是色彩鲜艳、凹凸造型的菱形立体装饰。站在禅堂门口,左手一半的区域为大家拜佛的场地,右手一侧的区域为听经闻法的场地。进入禅堂,正面便是佛龛,中间是莲花生大士像。禅堂的四周是木质的柜子,上面放着各种汉藏语的佛教经论以及一些佛教入门通俗读物,下面是对开的储藏柜,里面放酥油灯、拜垫等物品。柜门上统一画的是八吉祥图案,佛龛前供的也是八吉祥的铜制(存疑)工艺品。八吉祥——轮、螺、伞、盖、花、罐、鱼、长,又称佛教八宝,象征佛教威力的八种物象,由八种识智即眼、耳、鼻、音、心、身、意、藏所感悟显现。在藏地寺庙中八吉祥是随处可见的装饰。

课程内容追忆(略)

 

同行师友

“师友夹持,虽懦夫亦有励志”,这句话是十年前一位老师与我们共勉的一句名言。现在一路走来,发现自己的成长当真离不开“师友夹持”,这次的学修也深刻体会到这种“夹持”。

师:

为我们讲课的龙萨堪布虽然言语不多,但是只要仔细观察,就不难发现他的一言一行皆是我们所应效学之处。记得一位师兄说过,土丹尼玛堪布曾跟迦华吉师父说,你能够将龙萨堪布的行持真正学到,就够了。这样的评价足以说明龙萨堪布的功德。他走路总是慢慢的、稳稳的。堪布脸上大都没有表情,给我们讲课声音不大,却有一种特别的震慑力,每次上课大家都听得非常认真;听邓登喇嘛说堪布不仅每天准时讲课,时常参加法会事务也很繁多,村里法会大都会请堪布去,如果能抽得开身,堪布定会欣然前往。此外堪布还要每天回去照顾80多岁老母亲的日常起居,听师兄们说有时堪布在斋堂吃了饭,又会赶回去给母亲做饭。

学习不一定要手把手地言传,其实身教和环境教育给人的影响是最大的。在这里周围师父的言行无形中就是一种教育。除了堪布,邓登喇嘛也是很好的表率,从我们入住的那一刻起,邓登喇嘛就无时不刻地、巨细靡遗地照顾我们,从学习到生活再到身体保健,我们都找邓登喇嘛,他从来没有显出过一丝的不耐烦。其他各位师父也为我们展现了一位优秀的出家人应该是如何表现。比如,我接触较多的**师父。跟她深谈过两三次,内容很丰富。就学法方面,**师父的经历体会让我深刻感觉到学习是应该要有危机感的。外在环境不一定都一直恒定良好,所以在可以学习的时候,一定要珍惜机会,努力学习。当能够跟随在善知识身边时,一定要精勤学习最为核心重要的东西。因为因缘的变化随时可能使得学修的条件不再具备。这种学习的态度和预见是应该具备的。**师父也给了我很多建议和鼓励,例如她鼓励我现阶段以学修为重,可以多听听公认善知识的讲课录音,找到自己最为契机的,再按部就班地持续学习。同时,从她的言行中我也能够感受到她的坚强与倔强。之前听师兄们说**师父曾经一天拜两千个大头,我这次在那学会了拜大头,深知其中的艰辛,没有坚强的毅力,是绝不能行的。

当然还有许多别的师父,例如给我们翻译的调柔温和、喜欢默默承担一切的**师父,跟我们一起上课的随和、努力的**师父,可爱、纯真、善良的**师父等等,他们都为我们展现了优秀的师长形象,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效仿的地方。

友:

同修的数量比我预想的少了十倍,只有十来位师兄。而且有部分师兄是来修前行二和正行班的。我们来自西安、成都、重庆、郑州、北京等不同地方,有着不同背景,有从商的、从政的、管理的、从事教育行业的、搞摄影艺术的、仍在读书的等,但目的却是相同的,都是抱着学习的心态前来。半个月接触下来,虽然师兄们个性不尽相同,但他们身上都有很多可贵可学之处,例如有些师兄对上师、佛法的信心和恭敬,有些师兄的沉稳和为他人着想,有的师兄在学修上的严谨认真和精勤努力,有的师兄仍然保有的孩子般的率真和善良等等,都在我内心深处留下了印记,是我应该学习的品质。

课余

课余的时间除了念佛、拜佛外,我每天还翻看了一些禅堂里摆放的和佛教有关的书籍,像索达吉堪布的《大圆满前行引导文》以及大学研究系列、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的《正见》、宗喀巴大师的《菩提道次第略论》等,颇有收获。例如索达吉堪布提及《醒与梦的辩论》时,说道若深切体会到人生如梦就不会执著。他讲述如何才能通往内在满足的幸福之路时,提出幸福的根本是心。他认为幸福不在于财富,所以对物质的追求适可而止;幸福不在于地位,就像经论中所述“胜者为意苦,劣者从身生,即由此二苦,日日坏世间。”(圣天论师);幸福不在于感情:“因爱生忧,因爱生怖,若离于爱,何忧何怖?”通过旁征博引,他指出执著外境就是痛苦,满足了,才会幸福。所以真正的修行人应该做到得失从缘,心无增减。

虽然这些道理我们可能都耳熟能详,但是在日常生活中,面对扑面而来的巨大压力,面对五光十色的物质环境,面对周围同事、朋友的倾诉攀比,我们可能很容易就动摇了。所以真正的学修应该是要建立在如理闻思正法的基础上,就像萨迦班智达所说“没有如理闻思的修行,多数是旁生之因”。通过闻思,深刻认识到每一个法类的道理,了知如理做的胜利,不如理做的过患,形成定解后,必须在生活中对照自己内心思考、反省、改习气,这种自我反省特别重要,正如亚里士多德所说的“人生最终的价值,在于觉醒和思考的能力,而不只在于生存。”佛法是内明之法,强调对自己内心的改变,正如《广论》开篇偈颂中说的“听闻随转修心要,少力即脱生死城”,学修对自己的内照、自省和修正是无时不刻都需要进行的,而且须要反复串习。如果这样,也许就能够达到《入菩萨行论》提到的境界:“若事尚可改,云何不欢喜?若已不济事,忧恼有何益?”无有忧恼,岂不就是幸福自在的状态嘛?否则学和做事两张皮,心灵是不会有真正改变的,那也不能称之为真正的修行。其实,真正的修行人,即便在异常艰苦的环境中都未尝放弃过这种对自己内心的觉照,例如当年在“文革”被关进监狱20年的堪布贡噶旺秋,事后有人问他“你在监狱里受折磨这20年,心中最害怕什么?”他回答:我最怕的,就是对伤害我的人生起嗔恨,失去慈悲心。

结语

早在教育学理论的学习中,我就知道环境教育是最好的教育,优于身教和言教。当年本科学习的时候,我很敬重的一位老师也曾跟我们说过,在大学学习最好的是寻找一个好的集体、好的环境,在这个环境中把孩子放进去,就会产生很好的影响。后来读很多成功人士的成长经历,也有这种感受,像作家莫言回忆“我小学五年级就被学校赶出来,我牵着两头牛,一个人在田野里放牧。家太远,有时候中午也不回家吃饭,我经常可以从牛的眼睛里看见我自己的倒影···直到现在,我写作动用的怡然是20岁以前积累的生活资源。”这几年,我走上工作岗位,面对一届届的学生,我深切体会到这个道理。所以我们的学修环境对我们的学修是非常重要的。由此,在当前外界纷繁复杂的时空中,如果能够找到一个如此的坐标,有这样的青山绿水、蓝天白云,淳善的民众,如此好的师友环境,对于学修前行是绝不可少的。但愿我能常去!

 

上一页:找不到相关信息
下一页:2019天法大圆满前行禅修感想